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小江修和他愉快的伙伴受難記

「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要打此過,留下買路財。」 唉,又來了。怎麼中原的每個山賊台詞都一樣阿。渡江修看著不知道是路上第幾批的山賊,肩膀都垮了下來。 「喂!元凰,上。」渡江修退到一邊,叫同伴出去。 「江修,這次絕對是輪到你的。沒看到每位『壯哥哥』塊頭都很大嗎?」 「對方塊頭大就該輪到我嗎?我怎麼記得上輪、還有上上輪,甚至上上上…輪都是我?你都不用出力?」 「我有出力阿,昨天晚上在客棧裡的時候……」 「閉嘴。」渡江修臉色刷一下紅透,趕忙掩住北辰元凰無遮攔的嘴。「你那也叫出力?」 北辰元凰拉下渡江修的手,狀似傷心地捧著心口。「我昨晚那樣出力不夠嗎?明明是你叫我快停的… Q__Q」 「……」渡江修無奈到說不出話來,額頭青筋跳動。 「不然,我今晚再『用力』一點就是。小修修,別生氣啦。」 「你在叫誰啦。」 「不就是你嗎?小修修 ^__^」 突然,有一道怯生生的聲音插入他們的對話。「請問……」 渡江修沒好氣地回答。「怎樣?」 「小修修,要和善一點,不然會嚇到他的。」 「北辰元凰,要嘛,你給我站出來;要嘛,給我閉嘴。只在那邊扯我後腿是怎樣。」 北辰元凰這次不敢答腔,乖乖退到一邊。 「請繼續。」 「請問,我可以繼續搶劫了嗎?」 渡江修大大嘆了一口氣。「隨你吧。」 小山賊清了清喉嚨,整了整衣服,挺起胸膛,企圖露出雄壯的胸膛逞威能。「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要打此過,留下買路…」 「財!」隨著聲一出,渡江修右手比劃,一個大大的「財」字轟飛一票小山賊。 渡江修好心地向飛向遠方的山賊喊話:「下次換別的詞阿。這首山賊開場詩我已經很會背了。」 某個一直在一邊看熱鬧的太子爺此時笑瞇瞇的走向渡江修,拿出一條手巾,作勢幫渡江修擦擦汗。「小修修,辛苦了。 ^___^」 「知道我辛苦就出來幫忙,或是晚上讓我早點睡。」說到這,渡江修覺得自己的腰又痠了起來。 當初不應該和北辰元凰出來,參加什麼鬼太子測驗的,又不是他要當太子。什麼遊山玩水,根本是當苦力兼保鏢。更慘的是,睡在某人旁邊,晚上根本不能好好睡一覺。測驗之旅之初,自己是怎麼被吃的都莫名其妙。 看著北辰元凰人畜無害帶傻氣的笑容,渡江修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算了。太子爺,我們可以繼續上路了吧。不趁天黑前越過這山頭,就要野宿了。」 --------------------------------------------------------- 到城鎮時,已經黃昏了。 一進當地客棧,小二就殷勤地打招呼。「客倌,住店嗎?」 「對,一間房。」北辰元凰搖搖折扇說。 「對,兩間房。」渡江修重重放下包袱說。 「欸,客倌是要幾間阿。」 「公子爺,你身份尊貴,屬下不敢和你同間房。」 「小修修,你在見外什麼。這趟出門不是為玩樂,更何況每文錢都是百姓血汗,我怎麼忍心隨意揮霍呢。小二,給我們一間房就好。」 「等等,那我那間房我自己出錢總行吧。」 「耶~身為護衛怎可擅自離開我身邊,我說一間就一間。」 怎麼說都是他有理,渡江修整個肩膀都垮了下來,含淚被一臉愉快的北辰元凰拖到房裡。 「小二,等會送些熱水和晚膳來。然後,任何人都不要再來叨擾。」下完指示,北辰元凰很慷慨地塞了一小錠銀子給小二。剛剛不是才說要節流嗎? 店小二送完東西,後腳剛離開,門剛關上,渡江修包袱剛放下,北辰元凰就貼了上來。「小修修~」 全身雞皮疙瘩都立了起來,渡江修用手抵住北辰元凰,左閃右躲。「你給我正經點。我今天打山賊很累了,沒力氣陪你。」 「沒關係,晚上是輪到我出力的。」 「不行,我餓了,我要先吃飯。」 「好,我餵你。」 莫名其妙被塞滿嘴的菜時,渡江修怎麼覺得,一進房間之後,北辰元凰的全副精神都來?自己答應要和他出來絕對是錯誤。 兩個人就這樣半認真(?)半玩笑地鬧到就寢上床。 渡江修先爬上床,面對著牆躺下。身後感覺到元凰也躺下,一雙手隨即抱住自己。 「我今天很累了,早點睡吧。」拍掉那雙手,渡江修更往裡面縮。 北辰元凰也更往渡江修的方向靠過去。「小修修~別不理我嘛。今晚讓我抱著就好,我不會做什麼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可憐? 渡江修萬般無奈,輕輕抬起腰,讓元凰的手穿過自己的腰,整個背緊緊貼住元凰,感覺得到他沈穩的心跳。 「睡了吧。」 安分沒多久,半昏迷中的渡江修感覺到那雙手開始不安分地游來移去。 「喂,不是說好了嗎?」 「可是我睡不著嘛。」 「你選個你喜歡的字吧。」 「嗄?」 「我用那個字打昏你比較快。」 「小修修。 Q__Q」 「我真的很累了啦。」 「你睡你的,我摸我的,別擔心啦。」 就是這樣才讓人擔心阿。任他去的話,又會不知道節制了。 突然,窗戶外黑影掠過的風聲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北辰元凰輕聲再度江修耳邊耳語。「你猜,今晚的是要劫財的?還是要我的命的?」 伸手擋住「順便」含住自己耳垂的唇,渡江修懶懶地回答:「聽這種風聲,功夫還算有點水準。八成是來要你小命的。」 「我也是這麼想耶。不虧是小修修,和我心有靈犀一點通。」元凰這次則是「順便」含住了渡江修送上嘴邊的手指。 「別舔了,很噁心耶。」因為覺得噁心,忍不住縮回手指頭,元凰又順勢吻上耳廓。 「那,窗戶外的人該怎麼辦?」故意裝作沒聽到,元凰這次連手都悄悄深入渡江修衣襟內了。 「怎麼辦?說好了晚上是你『出力』的。」話語一落,一個不大不小的「去」從渡江修伸到背後的手掌畫出,把北辰元凰打落床下。 「唉唷!小修修你好狠阿。」 不加壓抑的喊聲讓窗外的人嚇了一跳,豁出去般紛紛殺入。 「唷,好熱鬧。原來有兩批人阿。」意料之外的是走廊的門邊也有人砍進來。就說了,出手太闊是會引人覬覦的。 北辰元凰隨手將凳子往後丟,隨後發出一掌。凳子在半途碎成大小不一的木屑,一舉解決了想劫財的店小二和店東。 迴掌,專心對付眼前五個黑衣人。 「小修修,你真的狠心不幫我?」 「才五個,你別裝了。」 「你好狠的心阿。」一邊說話,一邊對招的北辰元凰看起來左支右拙,但敵人怎麼樣就是打不到他。 倏地,一隻暗箭破空而入,北辰元凰快速往右偏,勘勘躲過這一箭。 箭勢未止,一個「刃」字畫出,打往飛箭來處。 窗邊樹影劇烈晃動,渡江修腳一踏窗緣,去追放暗箭之人。 「江修!」未露面的人不知道他的底細,渡江修貿然追上去讓北辰元凰暗自心驚。 北辰元凰右掌平伸,轉了個半圓。一震,掌風襲開五人。 趁隙,北辰元凰也追了出去。 在屋頂上幾下縱越,北辰元凰也追了上來。 趁著北辰元凰追人時,渡江修稍緩腳步,畫了個「劍」直往前面脫逃的人。 放箭之人猛然往一戶人家院落下縱,竄入屋內。 北辰元凰也隨之落地,小心審視周圍。 眼角瞥見一個影子。不加猶豫,一掌擊出。 從破開的門戶可以看到屋內的擺設。紅紗帳、對鏡台,一邊還放了個刺繡用的繡桌。 紅紗帳微掀,一名女子探出頭來,看到了只著裡衣的北辰元凰。 看到女子驚訝的表情深吸一口氣,北辰元凰就知道事情不妙,趕忙上前捂 住她即將尖叫的嘴。「不要叫!」 但是,北辰元凰完全忘了剛剛破門的巨響已經驚醒了許多人。 女子的家人飛奔過來時,看到的是北辰元凰裡衣微敞,一手攬住女子的腰,一手捂住女子的嘴。「不要叫」三個字則是聽得清清楚楚。 「你…你這個採花賊!!給我納命來。」帶頭的老父親扛起劈柴的斧頭,直往北辰元凰身上劈去。 「哇!你聽我解釋阿,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半夜闖我閨女的房,衣服都脫一半了,還想抵賴。」 渡江修蹲在庭園的圍牆上,覺得頭又開始痛了起來。 北辰元凰跑到牆邊,努力向渡江修求救。 渡江修這次畫了個「壁」字,軟軟飛去,輕輕推開拿著斧頭要砍人的老父親。伸長手一拉,將北辰元凰拉上牆,兩人開始拔足狂奔。 兩人回過神時,已經出了城郊。雙雙坐倒在地上,氣喘如牛。 「哈、哈、哈~」渡江修再也忍不住,邊喘邊笑。 「你笑什麼。」 「我笑,你也有栽倒的一天。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阿。」 「你夠了喔。 -___-|||||」 「不過,真可惜阿。」 「可惜什麼?沒追到那個人?」 「不,是可惜你少了個機會,剛剛那姑娘看起來還挺標緻的。趁這個機會,從中原多帶幾個美人回去,讓你母后早日抱皇孫如何?」 「江修,真是夠了喔。」元凰撇撇白眼,馬上換上嘻皮笑臉,一手攬上渡江修的腰。「我最想娶的人,不就在這邊嗎。」一邊,還用自認為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著渡江修紅噗噗的臉蛋,另一手則抬起了渡江修的下巴。 元凰嘟起嘴親了上來,還沒嚐到甜頭,下一秒就馬上被推開。(四四指定的一秒) 「等等,元凰。」 「今晚出那麼多力,我要犒賞啦。」 努力推開元凰的臉,渡江修很努力的提醒「我們的行李都還在客棧裡啦,不回去拿的話,你接下來的試驗想穿著裡衣舉行嗎?」 「你只穿裡衣的話,我不在乎。不對,這樣大家不就都把『我的』修妃看光光了嗎?」 話剛說完,北辰元凰就拉著江修又開始狂奔。 好累,好想睡阿。想到明天可能又會遇到大大小小山賊,渡江修又再次後悔被北辰元凰騙出來了。 ----完---- 後記: 其實,沒啥新奇笑點的文……獨創性不足啊啊(淚)。 給四四的… 完成於:2005/02/1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