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酒後(全)

夏侯惇有一個戀人。應該是情人,該做不該做的事都做過了。只差兩人之間沒有什麼交換信言和甜言蜜語。 他和他戀人的事有多少人知道,夏侯惇已經不想去追究。因為他的戀人是曹操,出了名愛出人意表的男人。通常,也沒什麼人會當面對曹操的做法提出意見。 在精神上,夏侯惇以曹操為天,不管他要走去哪、要做什麼,夏侯惇總是不問理由地支持。那怕要他屠殺萬人、要他奉上生命。 而在生理上,也多半是曹操在主導。雖然是夏侯惇主攻,但他是個被動攻。總之,一切的一切,都是曹操說了算。 可是,最近夏侯惇慾求上有點不滿。 例如方才,好不容易捱到曹操可以放下手邊的工作躺上床。夏侯惇擁著曹操,未有溫存的磨蹭,懷中的人已經偎著自己睡得正香。 嘆口氣,今晚又是如此。 几案上堆滿地圖、軍令和建築圖,有的還堆到地上去,夏侯惇只能嘆息。 遷都許昌後後引來各軍候誹議,口稱因曹操挾天子不服而起的大小戰事不斷。武將倒還好,現下主要是保住許昌就成。軍師們則一邊為了攻防戰略,一邊為了新都的規劃和新政令而忙得焦頭爛額。領頭的曹操自也是好不到哪去。 像這樣,不到夜半三更不睡,一沾枕就睡著的情形持續好多天了。 若不是夏侯惇有空就來陪他,怕曹操常要徹夜不眠了。 曹操的忙碌和疲累夏侯惇也能諒解,自己的慾求只好自己解決,只恨自己不是那塊料幫助他文政。 滿腹慾望卻因為左臂被壓著而動彈不得,今夜又是夏侯惇的無眠夜嗎? ※ 翌晨,曹操早早又去了議事堂。 夏侯惇耐不下性子聽沈悶繁瑣的政令修訂,遂跑去夏侯淵那邊。 「唷,惇兄。」在校場上操兵的夏侯淵看到夏侯惇時,咧出大大的笑容。 「妙才,那麼勤勞在操兵?」 「啥勒,最近沒啥大事可幹都快悶出病了,抓些小兵來操操。」 「嗯。操完兵要不要和我去喝一杯?」 「當然好,好久沒和惇兄喝酒了,今天不醉不歸。」 「哈哈哈,就看誰先倒。」 難得空閒,兄弟兩一壺接一壺,由新都許昌到近來彼此的生活都成了下酒菜。面對胞弟,三杯黃湯下肚,夏侯惇甚麼話也都吐了出來。許是深知夏侯淵的酒癖是酒醒啥都忘光光的類型,近日的不滿也趁機借題發揮。 發揮歸發揮,總不是發洩。 ※ 三更天。書房的門被推開,不用抬頭看也知道是誰深夜還能自由來去。 曹操沒抬頭,隨口寒暄了句:「元讓,今天比較晚啊,我以為你不來了。」 突然,正在寫字的右手被抓起,正詫異間曹操整個人被猛力拉進夏侯惇懷裡,下一瞬口腔已被夏侯惇的唇舌撬開。 濃烈的酒味竄入口鼻,曹操馬上知道是怎麼回事。 放開手上的筆。也罷,剩下的交給荀彧吧。 夏侯惇手一扯,曹操胸口馬上坦露一片。 吻過下唇、耳後、頸項、來到胸口,悶了許久的慾望再也關不住。曹操雙手攀住夏侯惇後頸,隨著唇遊移而下,整個上半身幾乎靠在夏侯惇肩上。 夏侯惇雙手穿過曹操後臀,將整個人扛上肩帶往休息用的臥床邊。「今晚我不會輕易讓你再逃過去。」 被扔上床時,曹操終於得以看到夏侯惇的表情。不同以往對著自己的溫和收斂,取而代之的是掠奪的企圖。 有意思,這就是卸去對自己的敬重拘謹、完全狂放的元讓嗎?嘴角噙著笑,曹操越來越期待今夜了。 挑釁地雙腿環上夏侯惇的腰,故意讓下身彼此緊貼,幾乎馬上感覺到夏侯惇下身的勃起。 夏侯惇一口氣除去兩人的褲子,抬起曹操雙腿,意思性磨蹭一下,下身就直接侵入曹操的密穴。沒有事前準備,乾澀的摩擦讓曹操倒吸一口氣。不顧曹操的感受,只是一味進出。曹操低聲咒罵。是把自己當作青樓女子般發洩嗎? 「阿瞞……」,行到正酣,耳邊響起夏侯惇的粗喘和低沈嗓音的輕喃,和下半身粗暴的運動相反,耳邊是唇舌溫柔的斯磨。溫熱氣息呼進耳廓,柔軟的舌尖仔細地輕畫。耳邊酥麻的親密感比之下身的侵入,挑起曹操的情慾。 罷了,這陣子確實是冷落了元讓,也虧得他的懷抱,才能在有限的時間裡睡得沈。男人的情慾自己也懂,更何況不否認剛剛被強吻開始,自己心裡也是期待。 主動挺起腰回應,換來的是夏侯惇更熱情激烈的律動。 益快地大幅度進出,益加粗重的喘息,喚著對方名字變成野獸般的低吼。幾下進出,夏侯惇的白濁盡數撒在曹操身體裡。 趴伏在曹操身上,心臟激跳的鼓動直接印在曹操胸口,聽著沈穩的心跳,運動過後的勞力和整天的勞心讓曹操開始想昏睡。 夏侯惇像是意猶未盡,拉開曹操的衣帶,手掌一寸一寸挑動曹操的敏感。 「元讓,我累了。」 「我說過今晚不會讓你輕易逃過的。」抵在曹操身上的分身隱隱還有發燙的跡象,夏侯惇依舊不死心地用唇、用手想挑起曹操的慾望。 無法忽視身上被喚起的東西,但累極的身體不聽使喚,直到分身被含入。 「元讓!」突來的感官刺激像跟刺,一下子竄入曹操腦裡。分身被含入溫熱的口腔裡,舌尖細細描繪冠部的形狀,偶爾若有似無地舐過鈴口,原本快昏睡的身子起了戰慄。這樣子被人用口服侍是第一次,毫無心理準備的刺激讓曹操不能馬上承受。今晚的夏侯惇主動地讓人有點害怕,曹操放在夏侯惇肩上的雙手推拒著。 乏力的推拒都是徒勞無功,只是刺激對方更進一步攻略。分身被包得更深,淫靡的吸吮聲一聲不漏竄進耳裡,幾欲達到極限。 抬眼看著曹操難得地因為自己的掌控而潮紅的臉,微皺的眉、緊閉的眼,張開的嘴大口喘著不足的空氣,間或吐出曖昧的低吟。 「元、元讓……」當慾望完全勝過理智時,剩下的只是完全的放蕩。腰部擺動,深深埋入夏侯惇的口腔裡。充滿情慾的回應像是鼓勵了夏侯惇般,一個指節侵入曹操的密穴。 全身一僵,曹操的白濁盡數解放。除了喘息和癱軟,現在的曹操連思考都不能。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帶著惡意的挑逗還沒結束,停留在密穴的手指進出蠕動。 「夠了,該適可而止。」 「夠的是你,不是我。」冷不防,曹操被反轉成趴在枕上,腰部被抬起,下身羞恥地暴露在夏侯惇充滿侵略的危險視線中。 「住手、你明天酒醒會後悔……!!」 不理會曹操的抗拒,夏侯惇扶住曹操的腰部,一個挺進,開始另一波的侵略。 上半身只能無力地趴在床上。現在是藉酒發洩嗎?現在抱著自己的夏侯惇剩幾分真心? 放棄抗拒,曹操任由夏侯惇在自己身上發洩。他真的累了。 次日。 晨光照進窗櫺。張開雙眼後,馬上因刺眼的日光又閉上眼睛。整理一下還有點不清醒的腦子。昨天和妙才真的喝太多了,連怎麼回到床上都不曉得。 一個翻身想調個姿勢,不料卻成空,整個人翻到床下。何時自己的床變小了? 仔細看周圍,散亂整屋的書卷紙帛。這…這裡是…… 意識到這邊是曹操的書房時,夏侯惇整個人完完全全清醒。 回頭看床塌,原本設置讓一個人休息小憩的臥床上還有另外一個人面牆背對著自己。那個人和自己一樣全身赤裸。 那人和自己一樣全身赤裸,難道……。夏侯惇開始冒汗,慌慌張張想拾起衣服穿上。不知道撞倒什麼東西,砰然一響,連帶驚醒了床上的人。 「大清早,吵什麼。」床上的人回過頭。果不其然,是曹操。 翻動身子時動到酸軟不已的腰,曹操想開口咒罵。 被子滑下裸露出的肌膚上,不用明說,上面的紅痕夠讓人面紅耳赤了。 夏侯惇目光離不開曹操分明是被「疼愛」過的身子,舌頭像被吞掉般,說不出話來,只有吞嚥口水時喉結的上下滾動。 叩!叩!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嚇了夏侯惇好大一跳。 「曹操大人,我來看你宵禁令和稅制修好了沒。」 是荀彧。 「曹操大人?稅制真的很急,快點給我吧。」聽荀彧的聲音像是再不回應他就快衝進來的樣子,夏侯惇慌了。 「怎麼辦?我幫你穿衣服,你快點拿給他。」 「混蛋,你以為我現在腰直得起來嗎?」 「我…」全身再度冒出一身汗。 「稅制在桌上右邊那疊書最上面,你拿給他吧。」說完,曹操拉上被子,閉上眼不理他。 自己造孽自己擔。夏侯惇硬著頭皮,拾了件袍子穿上。 荀彧要再敲門時,門猛然被拉開。竟然會看到臉色鐵青的夏侯惇,荀彧嚇了好大一跳。 「拿去。曹操大人今天要晚點才去議事堂了。」 「喔,好。」 荀彧還沒意識過來為什麼會是只穿件便袍的夏侯惇來應門,書房的門又砰然關上。 回頭面對最頭大的問題,夏侯惇暗自發誓該戒酒了。 跪倒在地上,頭低垂到幾乎貼地。「對不起,昨晚多喝幾杯,做得太過份了。」 「過份?你有好好欣賞過你的『傑作』嗎?你知道你昨天做到什麼地步嗎?你知道你昨天只顧自己,最後還自顧呼呼大睡嗎?」 對於曹操的指證,夏侯惇一句都反駁不了,只能猛冒冷汗。現在還隱隱發疼的腦袋只記得昨天和妙才喝酒,到最後自己講的都是曹操。 「對不起。」頭重重磕到地上,除了道歉,夏侯惇不知道該怎麼彌補犯下的大錯。 「我只想問你一句話,昨天你抱我時的記憶,還記得嗎?」 「不怎麼記得了…」 「哼,那就是把我當青樓女子般發洩了?」 「我只記得昨天和妙才喝了很多酒,喝到最後整個腦子都是你,才會不知不覺又來你這邊……總之,真的非常的抱歉,如果能有補償的方法,你盡量開口吧。」 不可否認,那句「整個腦子都是你」讓曹操心裡破開烏雲,夏侯惇就是這點「正直」最可愛,本人可能還沒意識到說了什麼吧。 曹操的口氣還是嚴峻。「過來。」 「是。」唯唯諾諾像是作錯事的小孩子般上前。 曹操拍拍身邊的位子,「上來。」 「??」 「抱著我,我很累,還想睡一會。」放柔的語氣,在夏侯惇懷裡調個舒適的姿勢,任意以夏侯惇的臂膀為枕,一腳跨上夏侯惇的腿。 「昨天做得過癮嗎?」倦極的口氣懶懶地問。 「過癮是過癮,可是你……」 「不用再道歉了。我們是情人嗎?」 「可以是嗎?」 曹操忍不住輕笑,「都到這地步了,你還不想承認嗎?」 「不、不是這個意思。」 「那說什麼廢話。」 情人的宣言,不知怎地,讓夏侯惇心裡暖烘烘,更緊緊擁了擁曹操。 「知道了我們是情人,下次有什麼就同我說吧,我又不是一味不講理。」 「嗯。」 「再有人來幫我推掉,今天我想休息一天。」 「可是議事堂…」 「荀彧在,別擔心。」 「最近你真的辛苦了。」 「你也忍得很辛苦啊。」 「你…我…」惡意的嘲弄又讓夏侯惇不知所措。說到底,他還是捨不得反抗自己一句。笑了笑,這樣也好。 變緩變沈穩的鼻息,曹操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和他笨直得很可愛的情人一起。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