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追星番外—傳人

十一月,又是下雪的日子。 距離曹昂身亡幾年了? 曹操回到正室的院子,從丁氏回去之後,這邊就再也沒人住過。刻意讓它空著,只剩幾名奴僕定時來打掃,維持著昔年的模樣。 曹昂死後,才回到這個宅子想尋找他成長的軌跡。並不是沒有其他孩兒,相較起來,子桓、子建等總不入自己的心。 對於「父親」這個角色,自己無論如何是不能合格的吧。 在書房內,翻著子脩的書。一卷卷的捲軸上,由小到大,所有的隻字片語都被丁氏小心保存收藏著。越翻,越感到羞慚。不同於自己對父子親情的淡漠,在自己不知道的捲軸角落,滿滿乘載著子脩對自己的孺慕之情。現在想再和他好好談談、拍拍他的肩給予讚許已不可得。 背後開門的聲音輕響,回過頭時只看到匆匆逃離的衣角。 「子桓,看到我怎麼馬上就匆匆逃走。」 「父親。」 看著低垂著頭不敢直視自己的次子,曹操放下手中的書卷。「你來這裡做什麼?」 「回父親,孩兒有時會來拿大哥的書看。」 「你自己沒有嗎?」 「我……」對著曹操的逼問,曹丕慌慌張張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有記憶起,這樣單獨和父親一起是第一次。 雖然母親再三告誡過不可以進入這宅院,但曹丕就是忍不住想翻大哥的書,忍不住想找大哥藏夾書頁中對於父親—曹操的敘述。 現下,難得可以和父親那麼近說話,卻支支吾吾腦袋一片空白,死撐著才不讓雙腿顫抖。分明之前模擬了許多想對父親說的話啊。 看曹丕半天說不出話來,曹操嘆了口氣。「罷了,以後這宅院不要隨便進來了。」 「是。」 「抬起頭來我看看。」看著幾乎和自己齊肩的次子,子桓今年幾歲?十四?十五?許是不同母親,子桓五官長相和子脩完全不同,少了一份溫和,多了一份企圖心。 「你不像你大哥。唉,回去吧。」 「是。」口中稱是退出,腦裡卻轟然一聲。不像大哥是什麼意思?父親講那句話時的失望語氣和輕聲嘆息清清楚楚映在耳朵裡。 退出曹昂書房後,曹丕忍不住躲在窗邊偷看。 曹操一手支額撐在桌子上,另一手一頁一頁繼續翻著曹昂留下來的捲軸和藏書。眉頭有時舒展,嘴角掛著淺笑,但更多時候是皺著眉,中途好幾次放下書不忍看下去。緊緊閉上雙眼的曹操,是曹丕初次見到父親痛苦的表情。 見著父親的另一面,曹丕突然起了嫉妒大哥的心。一向只是用銳眼審視自己的父親,何時能有這般的表情? 懂事時開始,就知曉自己的父親不同其他人的父親,是著眼於天下的人物。自己對父親又敬又畏同時,也以身為曹操子嗣而自傲。天天也努力不懈想讓父親終有一日瞧上自己一眼。 老實說,當見面不多的大哥死去時,確實有鬆了一口氣的念頭。 但今日親眼所見,他不容許。他不容許大哥在父親心裡佔有特殊的地位,他不容許大哥能讓父親露出那種疑似軟弱的表情,他不容許。 忿忿甩頭離去,多年未再踏入曹昂書房一步。 ※ 一日,曹丕又推開那道緊閉的門。裡面的桌椅擺飾如舊,奴僕用心保持地纖塵不染,就像昨日曹昂還在這書房活動一般。 曹丕想再翻看曹昂的書時,才發現曹昂所有留下來的書和墨跡通通被收起來,剩下書閣旁新添的一個烏沈木大箱。箱口的銅鎖則一併封鎖了所有人對曹昂的回憶。 是父親弄的吧。曹丕嗤笑。 死人是無敵的,但活人大可有更多時間去追趕。有一天,在曹操心裡的會是我,而不是死人曹昂。 我—曹丕才會是魏王曹操的唯一傳人。 (終) -------------------------- 我還是比較想看惇操的愛情動作番外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