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追星(04)(終)

同年,建安二年十一月,曹操親自率軍南征,佔有宛縣,設壇祭祀典韋等三人。 建安四年冬十一月,曹操與袁紹關渡之戰正酣,張繡來降。 議事堂上,部將們站兩旁,曹操高坐大位,一手支著下巴,斜睨著跪在前面的張繡及其部眾和賈詡。 曹操側頭,看了一眼夏侯惇。「對於殺我兒和愛將的人,元讓,你說該殺還是該留?」 「若問末將,自是恨不得現下就拿他們的頭祭墳。」 張繡額角一滴冷汗流下。遇上反復無常的曹操,下一步是殺是留誰也不知道。 不理會張繡,曹操直接對上賈詡。「賈詡,你用得好計謀阿,逼得我狼狽脫逃。現下反過來勸張繡歸降於我,不怕我報復嗎?」 相較於張繡的惶恐,賈詡倒是從容不迫了。「窮兵末路,擇良木而棲本就是自然的道理。更何況曹公現下與袁紹力抗,用人正急。既然大人讚了我一聲好,賈某更是相信大人的慧眼。」 「好一張能言善道的嘴。」 倏乎,曹操抽出腰間長劍,直取張繡鼻尖,森冷利芒在張繡頰上畫出一道血痕。這下連賈詡都不禁淌出一身冷汗,更不用說已經軟攤在地的張繡。 收劍,曹操冷笑一聲。「張繡拜揚武將軍,賈詡為執金吾,封都亭侯。」蹲下身,雙眼直視著賈詡。「且看官渡之戰你的表現。」 對上鷹般審視人的眼神,直盯心底,彷彿自己心裡盤算些什麼都無所遁形。賈詡慌忙低下頭領令。 ※ 從宛城裡,一步一步走過當年逃亡的路線,最後曹操登上了城牆。 大雪飄飛,眼前一片白茫。曹昂的最後一句話猶在耳。 背後有腳步聲接近,不回頭也猜得到是誰。 「當時他們就是被懸在這邊嗎?」 「是。你後悔沒殺他們了嗎?」 「你說呢?」 習慣性搔搔眼帶,曹昂死後兩年間發生了許多事,夏侯惇連左眼都失掉了。但每當和曹操單獨說話時,總習慣去摸摸眼帶。「依你的作風,能得到人才就沒有後悔吧。」 曹操背轉過身,給夏侯惇一個笑。「既然無法作個好父親,起碼我要遵守子脩的『命令』,他要我好好活著。既然活著,就有我曹操該走的路。」 知曉曹操完全明白曹昂的用心,夏侯惇放寬了心,往前幾步和曹操並肩站在城牆頭,不經意問:「那你下一步是什麼?」 「烏巢,袁紹的咽喉。」 夏侯惇輕笑,要全力對付兒時玩伴了嗎。「末將自當效力。」 「會是一場硬戰,仰仗諸位了。」說罷,曹操一甩披風,迴身走下城牆。 夏侯惇多看了一眼宛城城郊,也迴身循著曹操去路而行。 ----終---- 感覺沒有完結的完結 我想不出更好的完結方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