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追星(03)

回許昌後,安頓好士兵,夏侯惇立刻往丞相府去。 丁氏和曹操妻妾們的事情他都聽說了,由許褚稍來的信息看,曹操應該是過得不好。 推開曹操書房的門,白晃晃的日光照在曹操慘不忍睹的臉上。像是悲傷想尋求慰藉的表情一閃而過,抬頭看了眼夏侯惇的曹操恢復了眼神無生氣。 「曹操大人,末將回來了。」按禮數,夏侯惇恭恭敬敬行了個禮,但曹操理都不理他。夏侯惇摸摸鼻子,知曉曹操又發作,也不離去,一同待在書房裡。 撲鼻的酒臭味和散亂一地的東西,靠門邊放著送來的膳食幾乎原封不動,空的只有東倒西歪的酒壺。 一張又一張的紙帛,曹操不停地寫寫畫畫。夏侯惇隨手拾了幾張看,有詩、有文、有兵法、有陣圖、有政令、也有畫。 少頃,婢女又送了新的膳食過來。夏侯惇攔住婢女門外問話。 「曹大人這樣幾天了?」 「從送大夫人回娘家時開始,整天不太說話只是寫東西,也不讓我們進門收拾,也沒離開書房,膳食也沒動多少,但每天拿了許多酒喝。」 「只喝酒不吃飯?」 「酒裡照卞夫人的指示摻了水的,曹大人只顧喝也沒說什麼。」 原來曹操的妻妾裡還是有人關心著他的,不意外地是卞氏在打點。 曹操只粗略喝了幾口肉粥,抓起酒瓶狠狠灌了幾口。 數日放蕩,曹操滿身狼狽。頭髮隨意扎起,臉上鬍髭亂七八糟長滿下巴。沒出門也沒好好進食,臉色顯得蒼白。衣袍上有墨痕、有翻倒的酒污。看曹操的臉色,想是也沒好好睡吧。 書房暗沈的氣氛讓夏侯惇也悶了一股氣在胸口,但他什麼都不能說。不管孟德要怎麼做、怎麼想,暗自立誓將自己的命交給孟德的自己,不管喜怒哀樂,都只能往肚裡吞。 悶了一整天都沒開口說話,夏侯惇再也受不了,不和曹操搶那摻了水的淡酒,出門去自己打了斤酒回來。 酒封揭開,濃郁的酒香飄散開來。仰起酒壺就嘴要喝時,酒壺一把被曹操搶過。 「別喝那麼兇,會醉的。」 完全不在意夏侯惇的勸,陳年花雕三兩口喝光。 「還要。」 「沒了。再喝傷身。」 曹操揪住夏侯惇的衣襟,惡狠狠命令他,「我說還要,你就去拿,少廢話。」 適才一口氣灌下一斤烈酒,加上大吼,酒精作用下,從胃裡一陣翻騰,吐了自己和夏侯惇一身湯湯水水。 「真是夠了。」看到完全失去理智的曹操將自己弄得更難堪狼狽,夏侯惇憋了許久的氣一下子爆發,手刀往曹操後頸一砍,另一手接住軟倒掛在自己身上的曹操。 ※ 感覺有個東西輕輕刮著自己的下巴,忍不住動了下。「別亂動。」還搞不清狀況時,刺痛馬上讓神智完全清醒。 「叫你別亂動。」放下剃刀,夏侯惇用布幫曹操把微微滲出的血擦去。 「這是哪?」 「你家澡間。別亂動。」夏侯惇空出一手扶住曹操下巴,阻止他企圖四處觀望的頭,另一手拿著剃刀繼續幫曹操刮鬍子。細細地、慢慢地,一方面怕又傷到曹操,一方面則努力地企圖將曹操的鬍子修到如以前那般。 額角一陣刺疼,酒精的作用還沒完全散去,頭仍是有些暈。昏沈的頭不能自由轉動,曹操只能低眼看著幾乎貼在自己眼前的夏侯惇。 從曹操的角度,不能很完全看清楚夏侯惇的臉,再往下瞄,夏侯惇的上半身是赤裸的?摸了摸,也才發現自己不過著了件單衣。 想了一下,才依稀記起昏迷前吐了自己和夏侯惇一身。「真是難看阿。」曹操自嘲著。 「唔,什麼難看?」 「曹阿瞞。」 「呵。」皮面上輕笑了下,夏侯惇做完了最後修整的動作,端起曹操的下巴左看右看?還過得去吧,這種婆婆媽媽的細工向來不適合自己。 「好,接下來…」幫曹操除去單衣,一盆溫熱的洗澡水兜頭淋下。夏侯惇拿過一塊布巾沾濕,由肩膀開始,甚至到指端、胸、背,慢慢擦洗著曹操的身子。 左肩上,宛城之變時所受的箭傷已經開始結痂。細看傷口時,正在擦背的夏侯惇停頓了一下,低頭,吻了吻那道傷疤。 肩上傷口癒合時的麻癢感被夏侯惇挑起,再次提醒曹操宛城的事情。鎮日麻醉自己,終是有非清醒不可的時候。 曹操忍不住往前縮起了身子,低垂的頭幾乎埋進膝蓋裡,深吸口氣,遲遲吐不出來。 背貼上一副溫暖的胸膛,曹操被緊緊擁抱住。他的脆弱,只有夏侯惇看得見。 ---續--- ------------------------------ 軟,這回的曹操好軟 本來想寫鴛鴦浴的,衣服既然都脫一半了.... 但這種情形H很怪吧(真的依蒼天航路曹操狂傲的性格,好像不會太怪?) 惇操H,下次吧....有適當的點子的時候 另 好想找一個人幫我看文阿(滾) 有人看過再公開發表總覺得比較安心... 有人要應徵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