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追星(02)

宛城之變當時,夏侯惇正領著青州兵下鄉。聽到消息之後,遂馬上回奔宛城。 到宛城時,已是曹昂身亡數日後,曹操也早已被由舞陰送回許昌。 清水河邊隆冬風正凜,數日前血戰遺跡已經被大雪掩埋。青州兵大隊展開,浩大的陣容和宛城對恃著。 領頭的夏侯惇注視著宛城緊閉的城門,城門上懸掛的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 一把怒火油然升起,眥目振臂舉刀,怒吼一聲,士兵如同出匣洪水,跟在夏侯惇身後吶喊湧出。 快接近城牆時,前鋒部隊舉起厚木盾形成一堵向天的牆。巨木在厚盾的掩護下猛力往城門撞擊。 第二戰線的弓兵隊則猛攻城牆上的張繡守軍。雖說由下往上射勁道半減,但夏侯惇的部隊數量遠遠超過張繡。最少,分散了部分向城下攻城部隊力攻的兵力。 片刻,「轟然」一聲,巨木撞開城門,夏侯惇策馬領頭衝入宛城。通過城門時,高懸門上的頭顱無言垂目看著曹操軍衝入。 當夏侯惇和精兵騎馬隊衝到張繡府城時,早已不見張繡和賈詡蹤影。 仗著數萬兵力,夏侯惇馬上掌握了整個宛城。 夏侯惇腳步沈重地登上城牆,割斷繩索,拉起曹昂、曹安民、典韋三人的頭顱。冬霜寒,紫白的表情就這樣被冰凍起來。看著戰友和自己親眼看著長大的孩子,悲涼溢滿胸懷。 一聲狂嘯由城牆上遠遠送出去,捲入風雪中。 ※ 曹昂身亡後,曹府籠罩在凝重氣氛下。 由大夫人丁氏開始,整個內院將曹操隔絕在外。不只是大公子的死亡,妻妾們全體一致對曹操無言的抗議,讓曹府滿是緊繃無法透氣的緊張。 終究,是要有一方先妥協。 宛城回來之後數日間,曹操腦裡滿滿都是曹昂生平唯一一句下達給自己的命令。 該是向代替生母扶養曹昂長大的丁氏說些什麼。曹操來到正室的宅院,迎接他的依舊是緊閉的門戶。 「到現在,你還來我這邊作什麼?」一貫冰冷的語氣更是有種了然透徹的無感情。 丁氏,年少時父親為自己安排可謂「門當戶對」的妻子。終是名門出身的官家小姐,對於自己這個宦官之後存有一份輕蔑。記憶中,每當要觸碰她時,臉上總是不掩的嫌惡,所謂夫妻間該有的床笫生活根本不存在。對於婚姻期待破滅的自己,開始在溫柔鄉尋香,丁氏也樂得在高樓重閣上孤芳自賞。 意外地,將生母早亡的曹昂交給她時,丁氏倒是馬上就接受了。從此丁氏的生活重心成了養育曹昂。曹昂與其說像自己,不如說是像兩位母親。安得其所的溫和天性,加上進退應對得體的舉止,在丁氏刻意栽培下,文武都有不下於人的表現。 今日,越是想念起曹昂種種的好。 「來交代我該交代的事。」 「還有什麼好交代的。」 「身為父親……」 門豁然一聲打開,打斷曹操的話。 「『身為父親』,你還知道自己是個父親。」丁氏一向平靜無波的臉上猙獰了怒容。「平時你愛和什麼女人在一起我管不著,但今日因為你的風流帳害死吾兒,『父親』兩字你還有臉說出口?你…」 丁氏揚起手,眼見一巴掌就要揮下。 曹操咬緊牙準備承受。或許,有人開口責怪,他可以減輕一些自己的罪惡,為這幾日的鬱悶找個宣洩的出口。 巴掌在半空中硬生生收住。 背轉過身子,丁氏重新關上了房門。「你走吧,我不想見到你。」聽到向來冷情孤傲的丁氏語氣中有哽咽,曹操胸口一股氣也哽在心頭。層層重壓,直到喘不過氣。 「送丁夫人回娘家。」無力地下達這個命令,曹操和元配丁氏自此到死陽關獨木。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