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追星(01)

先是鄒氏。 原本依偎在曹操肩上的身子一軟,背後濺出的血花染紅了華裳,一臉不可置信、驚恐的眼神牢牢盯住曹操。 越過倒下的鄒氏背後,曹操看到了一刀砍醒沈醉在溫柔鄉的自己的曹昂。 「父親,快走!」外面的喧嘩和火光說明了現在處境的危險。曹昂急吼要曹操快退。 房門砰然一聲被撞開,典韋帶來一小隊精兵,大斧一揮,退開源源湧上的士兵。 揮舞的大斧不曾停過,曹昂的刀也一樣,遊走在曹操背面斷後。曹操順手搶過一把刀,也加入開出退路的行列。 典韋精兵的後鋒弓手射出疾箭,瞬時張繡兵攻勢一止,曹操等人趁機退出府外。 府外,等著的是更多兵馬層層包圍,手中的火把照亮了宛城夜半的天空。 典韋看士兵殺之不完、退之不盡,定住腳步。「大公子,曹操大人就拜託你了。這邊留給我斷後。」 曹昂看了典韋一眼,典韋給了一個充滿自信豪氣的笑。錯身的瞬間,兩人相互擊掌,交換了惺惺相惜之氣。彼此都知道,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子脩,這邊。」曹安民遠遠由對街騎馬而來,也帶來了曹操和曹昂的坐騎。 典韋看曹操乘上馬背之後,回頭面對張繡兵。一跺腳,沈聲大喝:「惡來典韋在此,看你張繡有何能耐!」 遠處,一火箭朝天劃破夜空,從暗處湧出大隊箭兵。 「噗!噗!」數聲輕響,典韋龐大的身軀變成箭靶,但不見典韋倒下。 「吼喔喔!!」用盡全身力量,砍死一個張繡兵是一個。 馬上的曹操聽到憤吼回頭,只看到大斧在如浪般湧上的箭雨和士兵中間奮舞。 「哈哈哈哈哈!」最後的宏亮笑聲開始轉弱。 曹昂沒給曹操太多時間回頭,一鞭往曹操的大宛馬上一抽。典韋獨力能撐多久曹昂心知肚明,眼下不是感傷別離的時候了。 快至城牆邊時,長牆上黑壓壓站滿了守城的張繡兵。曹昂丟過一個大圓木盾給曹操,舉臂檔住由天而降的箭雨。 擋避不及的部分曹操軍紛紛中箭摔倒,馬術較差的曹安民馬腳踩到士兵一絆,被亂箭射死。 猝不及防的變故,曹昂連向這位同宗堂兄弟惜別的機會都沒有,些微淚水模糊了眼。惡來叔叔和安民的犧牲,更加深自己非保住父親平安脫離不可的決心。 衝出城門的瞬間,另一波箭雨落下。曹操跨下馬匹屁股吃了一箭,大宛馬受驚嚇往前速奔一陣,終是不忍箭傷,速度開始變慢。 曹操和曹昂身邊只剩下十餘名士兵護衛。賈詡算計好曹操撤退路線,一波又一波的攻擊不停。緊急情況下,曹操等人也無暇想其他方式撤離,只能仰仗馬匹儘速狂奔。 現下自己的馬匹速度越來越慢,看是撐不住了。曹操手平伸,將刀遞給曹昂。「吾任你曹昂即時起為曹軍總大將,君要好生領導,不負眾望。」 「父親您在說什麼,現下並不是時候。」像是明白了父親的企圖,曹昂的眼中透露出驚恐。曹操的時代才正要開始,先不論自己的能力遠不及於父親,現在的漢帝國還需要曹操這般魅力的人物。曹操的退場絕不是現在。 「曹昂快接令。」 曹昂在曹操眼裡看到堅決,不妥協的話看來父親是不打算再動了。一咬牙,接過那把象徵權位轉移的普通仆刀。 曹昂手再次一伸,不知從哪來的氣力將曹操整個人拉過自己的馬背上。 「愚蠢,就算是大宛馬,載兩個人速度也是會減慢的。」 「所以……」曹昂將疆繩交給曹操,足一蹬,翻身下馬。 「你!」曹操猛拉疆繩,急急煞住速度。 雖然有些狼狽,曹昂起身拍拍身上的沙塵,舉起曹操方才交與他的刀,對父親燦出像孩童惡戲得逞般的笑容。「吾曹昂以曹軍總大將的身份,命曹操速平安回曹營,不得有誤。」 說罷,揮鞭橫拍馬屁股,大宛寶馬開始拔足狂奔。 還沒消化完生平第一句接受得如此讓自己不甘不願的命令,這次,被什麼模糊了雙眼的換成曹操。 曹操沒有回頭,也不忍回頭。後方,傳來曹昂用聽起來很愉快的聲音大吼:「吾令曹操平安回到曹營,不得有誤。」 是年,漢獻帝興平元年。於宛城,曹操長子曹昂、姪子曹安民、大將典韋,星殞。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