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魚污水池
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79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ELS]那裡芳草鮮美(全)

 大天使路西非爾停下腳步,凝望著一片花園。

說是花園,卻沒有精雕細琢、五彩繽紛的華麗。幾乎都是清一色的綠和草黃,然後間或在葉隙之間小小的粉白和粉黃小雛菊就是所有的顏色了。

大天使路西非爾所在的天界沒有景色或氣候,或者應該說連「空間」、「元素」和「時間」都沒有,更沒有實體的「物品」,所有的一切都是因應「認識」而產生的。

而在天界會有對「物品」有實體「認識」的,只有一個人。

「只有一個人」,真是對他再貼切不過的描述了。

又凝視了一下那方小花園,路西非爾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樸實的顏色、無造作自由生長的植物,很有他的特色吶。

開始有點期待「原農夫」的他的小花園什麼時候會不會長出穀物之類可以吃的東西。

* * * * *

闔上厚重的書本,終於又整理完一冊了。伊諾克揉揉肩膀,把剛整理完的書堆疊到書堆的最上面。

到天界已經多久了?自從來到天界之後對時間的概念越來越模糊,只能用自己進食三次和疲倦想睡的次數來充當計算一天的基準。但久了之後連這個基準也慢慢曖昧不清了起來,不過伊諾克也習慣了對時間概念的淡薄。

最初來的時候,天界是超越自己想像的空無一物。伊諾克甚至連自己腳所踩的是不是地面都不曖昧而模糊。但漸漸地以自己為中心,周遭的「東西」慢慢多了起來。

目睹了自己念之所致的地方憑空產生東西出來之後,伊諾克有了猶豫。僅僅一個念頭就改變了天界的景觀的話,被賦予書記官這個應該旁觀紀錄的職務的自己,這麼做是不是不妥?

可是路西非爾說了,這只是「認識」的意念體的具象化,不是真正的「存在」,所以不會影響「元素」的平衡啥的。伊諾克半懂不懂,但總之好像不要緊的樣子,也就沒這麼在意了。

但伊諾克反而變成在意總是不期然出現,對自己所「想」出來的東西表示相當的興趣的路西非爾。路西非爾把玩著自己「想」出來的東西時,似笑非笑的嘴角和眼神,總像是把自己看穿了一樣。

最近自己「想」出來的東西,最讓伊諾克不知所措的是自己房間外的那一小片草叢。

伊諾克只記得自己做了個很懷念的夢。夢中自己站在從小生長的小村落近郊的田邊。可能是初夏吧,自己蹲在開始茂盛的草叢邊不知道在翻找什麼。背後傳來好聽的低沈嗓音叫著自己的名字。回過頭,卻因為背光看不清楚對方的臉……之後的事伊諾克醒來後就不記得了。

然後房間外就憑空出現了那一小片夢中的草叢。

老實說,伊諾克乍看到那片草叢時只有愕然。夢中的東西也會被自己憑空給「想」出來嗎?

伊諾克馬上被夢中的意念體也會具象化這個事實給震驚住。夢裡的世界伊諾克沒辦法掌控,所以會出現什麼東西他也不知道。這種潛意識的失控感讓伊諾克很不安。

想把它消除,但伊諾克不知道消除的辦法,只能硬著頭皮拜託路西非爾。

路西非爾看到那片草叢時先是停頓了一下,然後爆出異常愉快的笑聲,伊諾克則是益發覺得困窘。

路西非爾笑夠了之後,邊笑著告訴伊諾克,夢只是潛意識的作用,如果不是非常強烈,不會這麼輕易就被具象化,之類的,又是伊諾克似懂非懂的說明,不過好像還是不需要太擔心的樣子。

伊諾克選擇相信路西非爾的說明,但路西非爾卻沒打算幫他消去那片草叢。

「留著不是很好嗎?這是你懷念的景色,也是你的一部份,不是嗎?」

所以那片憑空的草叢繼續留在那邊。並且因為自己偶爾的凝望,有慢慢擴大的跡象,而且越來越像自己記憶中的故鄉的景色,卻又有哪裡不一樣。

伊諾克望著那片草叢時,說是懷念故鄉,不如說是可以得到安心感和平靜。

路西非爾說喜歡自己凝望那片草叢時的表情,但伊諾克不知道那時候的自己的表情是怎樣的,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路西非爾。

不過伊諾克忘不了路西非爾說喜歡自己的那個表情時,比平常溫柔的眼神。

伊諾克蹲在最初出現的草叢邊,手一邊隨意翻找著。夢中的自己到底在找什麼?叫自己名字的又是誰?這片景色隨著自己揮之不去的意念慢慢擴大,伊諾克越來越在意草叢裡面有著什麼,現在馬上回過頭是不是會看到夢中叫自己的名字的那個人?

伊諾克猛然回頭,自己背後除了房間的外牆之外,什麼都沒有。

也是。按照路西非爾的說法,自己都「想」不出來的話,當然不會具象化。

轉回身子,伊諾克繼續沒目的地翻弄著那一片草綠。

瞬間,一抹什麼閃進自己的視線。撥開掩蓋在上面的草葉,伊諾克的眼睛開始發亮。

「伊諾克,蹲在這裡做什麼呢?」

伊諾克嚇了一跳,回過頭卻一下子被頂上的光線炫照得看不清楚東西。這個聲音……是路西非爾?

看著伊諾克有點呆愣,半瞇著眼睛看著自己的疑惑的表情,路西非爾也稍稍皺起了眉頭。人類真的是不可理喻的生物,就算是和伊諾克相處好一段時間了,路西非爾也預想不到為什麼現在伊諾克會用這麼微妙的表情望著自己。

路西非爾伸出右手,伊諾克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手搭上路西非爾的,然後順勢被拉站起來。

「你很喜歡這片花園嗎?」

對於路西非爾的問題伊諾克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說喜歡,不如說看到它的存在有種安心、平靜感。慢了幾秒,伊諾克還是點了點頭。

「是這樣嗎。」對於伊諾克的反應,路西非爾像是又看穿了他的想法。

扳過伊諾克的身子,路西非爾從背後用雙手蓋住伊諾克的雙眼。

「?」雙眼被蓋住,但伊諾克沒有不安,只有疑惑。

「還記得你在地上界時地上的景象嗎?」

路西非爾放輕柔了的嗓音在伊諾克的耳邊低喃。

「映入眼裡的農田的顏色,蔓延到消失在地平線和天空連成一起的景色。空氣裡飄動的味道。吹過你身邊的風,和風帶起的聲響……」

一陣沙沙輕響,一股溫暖的風襲面而來,風中有青草的香味。

路西非爾放下他的手,伊諾克慢慢張開自己的眼睛。

眼前由腳下那片小草叢開始,一片青綠色的農田豁然展開來。穀苗長到大約膝蓋左右的高度,幾乎和自己被召上天界那天時一樣。

伊諾克半是困惑地回頭看著路西非爾。「路西非爾,這個是……?」

「這些全部是你自己「想」出來的,我只是引導你。」

伊諾克轉回頭,凝望著眼前展開的景色,小聲呢喃,「這樣真的好嗎?」

「我說過了。這個只是意念的具象化,不是真的存在,不會破壞天界平衡……」

「不是這個問題!」罕見地,伊諾克打斷路西非爾的話。「我是指我已經被召上天界了,但還這樣眷戀著地上的景物,這樣真的好嗎?我……」

伊諾克話說到一半沒有接下去了。他沒有回過頭來,所以路西非爾看不見伊諾克的表情,但是路西非爾聽懂了他聲音裡的猶豫和迷惑是什麼。

「你這傢伙真的都不聽人說話吶。我也說過了,對這片景色的懷念也是構成「你」的一部份,是這片景色養大你的,所以沒有否定它的存在的必要。這也是神的造化不是嗎?你想否定祂嗎?」

「當然不是!」伊諾克急急忙忙回過頭來,迎向他的是路西非爾滿面溫柔的笑容。

看到路西非爾的笑容,伊諾克心裏所有的猶豫一掃而空。「可以的,沒問題!(大丈夫だ、問題ない!)」

路西非爾滿意地看著伊諾克自信滿滿的笑容,催促他走上前去摸摸那片穀苗。

伊諾克脫下自己的涼鞋,書記官長袍下襬隨意地塞在腰帶間。赤腳踏進農田、接觸到土地的柔軟的瞬間,伊諾克心滿意足地深吸了口氣。

像這樣走在田裡苗間,像是很久以前的事,又像是昨天的事。

伊諾克抬起頭,朝路西非爾揮揮手。「路西非爾,你不過來嗎?」

「天使沒有五感,摸了也沒感覺。」路西非爾拒絕了伊諾克的邀請,只是站在農田邊看著伊諾克。

伊諾克歪著頭想了一下,大步朝路西非爾走過去。

路西非爾還沒想透伊諾克想做什麼時,自己的雙手已經被伊諾克厚重的雙手緊緊包住。稍微用力縮緊之後,伊諾克拉著路西非爾的手去摸穀苗。

「怎樣?有感覺嗎?我剛剛很用力「想」了路西非爾也可以和我一樣摸到這些東西。」

知道伊諾克的目的之後,路西非爾再次很愉悅地大笑了。

這麼一說,路西非爾還沒告訴過伊諾克,他的意念的具象化不可能直接影響其他能產生意念的個體。所以就算他「想」,他也不可能直接改變路西非爾什麼,能擁有這種能力的只有神。

但是天使也是天界的住人。能看到什麼、能摸到什麼,也是和伊諾克一樣靠「認識」。所以路西非爾「想」的話,「感覺」到這些東西並不是難事。

路西非爾的笑,不是嘲笑伊諾克妄想和神一樣可以改變其他靈體,而是笑產生種想法的伊諾克的率真。路西非爾不討厭伊諾克的率真,反而很喜歡這份純粹,澄淨而美麗。

「有什麼感覺嗎?」伊諾克焦急地又問了一次,就像孩子急著要和同伴分享愉快的東西一般。

「嗯,很柔軟很舒服,就跟伊諾克的頭髮一樣吧。」

聽到路西非爾的回答,伊諾克放心地笑開了嘴。

嘛,可以看到他這個表情也算值得了。關於意念體的具象化,下次再跟他解釋吧。

暫時,和伊諾克這樣敞開雙手走在成排的穀苗間,讓柔軟的穀苗滑過指間也不壞。

在穀苗間走著,伊諾克的心情很好。臉上表情比平時緩和了不少,甚至從鼻子小小聲哼著歌。路西非爾則是饒富趣味地看著和往常不同面貌的伊諾克。

伊諾克也轉過頭看著路西非爾,回給他溫暖的微笑。

突然,像是突然想到甚麼,伊諾克大步離開田裡,回到最初那片小草從,蹲下身繼續翻找。

欣喜地發現自己一直在夢中尋找的東西,伊諾克小心翼翼地把它捧在手心裡。

「伊諾克?」身後又傳來好聽的男性嗓音叫著自己的名字,伊諾克回過頭抬眼望,一樣是被天空的發白眩照了雙眼而看不清楚站在自己身後的人的樣子。

不知道是第幾次經歷了一樣的場景,但這次伊諾克沒有任何疑惑,馬上知道叫自己的是路西非爾,在天界擔任教育自己的任務,僅次於神之外對自己最重要的大天使。

不等路西非爾再次開口,伊諾克站起身子,把捧在手裡的東西遞給路西非爾。

放在路西非爾掌心的是一小串暗紅色的果實,光滑的果皮在光線下反照出漂亮的光澤。

「這些果實要給我嗎?」猜不出伊諾克突然這麼做的意圖和脈絡,路西非爾再次把視線放回伊諾克身上。

伊諾克露出了像孩子般無邪的笑容。「嗯,給你的。」

發現伊諾克直接盯著的是自己的眼睛,路西非爾明白了。是因為這個暗紅色的果實像自己的眼睛顏色嗎。

看路西非爾沒什麼反應,伊諾克再次補充。「小時候我常摘這個果子來吃,現在我看到這個果實都會想到路西非爾。現在想起來,味道也像路西非爾。」

「味道像我?是什麼樣的味道像我?」連味道都像,路西非爾就有點意外了。

「唔,甜甜的但是又有點酸,但是也不是這麼酸……」伊諾克一時絞盡腦汁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明這個果實的味道哪裡像路西非爾,其實他心裡也只是一個直覺的印象,突然要用語言表現好難。伊諾克索性用拇指和食指摘了其中一顆果實,就要遞到路西非爾嘴邊。「你吃吃看?」

「剛剛說了,我沒五感,所以吃了也分不出味道來。」和「觸感」一樣,路西非爾其實不是不能分出味道,但「味道」對天使來說是不必要的東西,路西非爾也就沒開啓對「味道」的認識了。而且,剛剛伊諾克厚重的手掌握住自己的手的時候,伊諾克的想法和傳過來的「觸感」,對路西非爾來說都是有趣的東西。現在,對於「味覺」,伊諾克該怎麼讓自己「認識」?

伊諾克頓了下,看了眼捏在指間的果實,然後把果實放到自己的嘴巴裡。深吸一口氣之後把自己的唇抵上路西非爾的。

今天的伊諾克像是隨著臉部線條的緩和,連平常拘謹的行動都放開了,出乎路西非爾的行動連連。

路西非爾沒有任何抵抗,然後他感覺到伊諾克的舌頭伸進自己的嘴裡,一些汁液和果肉也渡了過來。

原來如此。按照伊諾克的認知,「觸覺」是靠手來認識的話,「味覺」就是舌頭了嗎。

然後路西非爾開始「認識」到了果實的「味道」。確實是甜甜的但帶有點酸,還隱藏了一點點澀。不過,這到底是路西非爾給伊諾克的感覺,還者是伊諾克認為的路西非爾的感覺?

但是,路西非爾非常確定,喜歡伊諾克吻自己的感覺。路西非爾進一步動起自己的舌頭,吸吮住伊諾克送上門來的舌尖。

這時,伊諾克猛然往後拉開距離,抽離自己的唇。

「有、有感覺到它的「味道」了嗎?」一時之間不敢直視路西非爾,伊諾克別過頭去,所以他沒注意到被路西非爾直直盯著的變紅的耳朵暴露了自己現在的心情。

路西非爾皺起眉頭,擺出困擾的表情。「嗯,像是快感覺到了又還沒。你說這果子又酸又甜,可是我還不知道哪部份是酸、哪部份是甜……」看到伊諾克也困擾地微皺起眉頭,路西非爾擺出招牌的大天使微笑,這次換自己摘起另一顆果實遞到伊諾克嘴邊。「所以,再來一次?」

「咦……」伊諾克真的很為難。最開始只是單純要傳達「味道」。但是路西非爾的舌頭吸住自己的時候,突然意識到這個動作和「接吻」沒兩樣。對方是天使,和他接吻什麼的事關情慾,讓伊諾克充滿罪惡感和羞恥。意識到唇貼唇是屬於親密關係的行為後,伊諾克怎樣都沒辦法乾脆地再做一次。

「伊諾克,中途放棄不是好習慣。」路西非爾稍稍壓低了聲音,伊諾克只能直覺地順從回答「是」。

吃進路西非爾放到嘴邊的果實,伊諾克再次深吸口氣,送上自己的唇。

舌頭再次被路西非爾吸住時,背脊一陣發麻。伊諾克自然垂放在身體兩側的雙手緊緊握起,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推開路西非爾。而路西非爾則是一手環著伊諾克的腰,一手壓住伊諾克的後頸,不讓他有逃脫的機會。

這次到底要多久路西非爾才能完全地感受到「味道」?伊諾克覺得自己漸漸喘不過氣,幾乎整個上半身都貼在路西非爾身上的情況下,很怕加速的心跳也鼓動在路西非爾胸口。

「唔、」伊諾克自喉際發出無意義的聲音,和慢慢加重到自己身上的體重,路西非爾知道差不多了。

終於放開伊諾克時,現在他發紅的不只是耳朵了。

玩過頭了嗎?還是缺氧的腦袋讓伊諾克一時發昏沒辦法馬上反應?

路西非爾稍稍反省,在伊諾克還發燙的額頭輕啄了一下。「謝謝。我現在明白那果實的味道了。」酸酸甜甜帶點澀,是路西非爾的味道,也是伊諾克的味道。

「嗯、嗯,那就好。我該繼續回去工作了。」不敢再待在路西非爾身邊,當然也不敢問詳細的感想,伊諾克小小聲地說了再見之後,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間。

一邊把玩著手中剩下的果實,一邊目送伊諾克的背影,路西非爾帶著笑期待下次伊諾克教給自己的「感覺」和發現他其他的表情。

人類,真的是不會讓自己感到厭膩的生物。

(完)

---------------------------------------------------------

洛克昂之後另一個讓我晚上睡不著覺的書記官(而且又是三木!!)
筋肉,寡言的男子漢完全是我的菜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