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昔話荒唐(2)

一手抱著嬰孩回到天錫府時,王妃擺張譜等著。 「你還知道要回來王府阿。」 北辰胤不理會她,逕自走到床邊,輕輕把嬰孩放下。 「這是什麼?」王妃皺起了眉頭,看向揮舞著小手腳的嬰孩。 「我的孩兒。如果妳願意扶養他的話,或許我們的關係可以像一般的夫妻般……」 細尖十指本來好奇地翻弄包裹嬰孩的包巾,一聽到北辰胤的話,像是看到什麼穢物般馬上縮回手。臉上不掩飾濃濃厭惡之氣,冷傲的語氣滿是輕蔑:「誰知道這是你和那個野女人生的賤種。你拈花惹草就算了,現在還敢帶賤種回來?」 越說越生氣,拎起包巾就要把嬰孩丟下床。「給我出去,去和那野女人養你的賤種,別污了我的視線。蠻族就是蠻族,舔不知恥……」 「啪!」清脆聲響打斷喋喋不休。 北辰胤抱回嬰孩,哄著被吵鬧驚醒啼哭的孩兒。 「你打我,你這下等的蠻夷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當初不知道是誰的爹陪著笑臉求皇上賜婚的?」 失去理智的女人渾然不覺自己現在的舉動也沒「有教養」到哪去,伸出十指就要掐上嬰孩的脖子。 乎爾,女子手一軟,瞪大眼睛慢慢坐倒。 回歸寂靜的寢房中,北辰胤低頭輕輕吻了嬰孩臉頰。 同一晚,北辰胤的手染上另一個女人的腥紅。 「清靉,你看著吧。我將為我們的孩兒安排一條青雲之路。」 縱身跳下皇城後宮,一樁陰謀於焉開始。 ------------------------------------------ 腥紅的滿月,如同多年前的那個晚上,斜風竹影沙沙作響。 感覺背後有人接近。熟悉的腳步,不用回頭,北辰胤也知道來者是誰。 「皇上是怎麼找到微臣的。」 北辰元凰不答反問,「天底下有我想知道而不能知道的事嗎?」 找到北辰胤時,看到他獨自坐在竹林邊。手邊一醅酒,似乎是對著一塚孤墳對飲。 隨性在北辰胤身邊坐下。逕自拿起酒壺,先是澆一些在眼前的墓石上,隨即仰頭就嘴喝了一口。 墓石上刻著「愛妻 清靉。夫 北辰胤」。孤孤單單,只是一塚土上放著個簡單的墓石。 這就是三王妃的墓?比想像中要來的簡單、孤涼。這當真是自己的……生母? 明知道身世是兩人之間隱誨不言的祕密,但,想到自己能光明正大叫聲母親的對象都沒有,由然悲哀。 「這是我的母…」 厲聲打斷北辰元凰的問句,冷然道:「皇上,請注意自己的言行。皇上的母后—皇太后已於日前不幸遇害,望皇上節哀。」 「夠了!」一把揪住北辰胤的衣襟,北辰元凰的鬱鬱悶悶一口氣爆發。 「陣日皇上微臣,我已經煩了。」 「君臣綱紀不可亂。」 「我說『夠了』你沒聽到嗎?」北辰元凰施力一推,北辰胤背部暗暗吃痛。「你覺得是請求也好、命令也好,我今晚不想再聽到『皇上』、『微臣』。」 「那不然該是什麼關係?」 「不能是…『父子』嗎?」咬牙勉力吐出兩字,苦澀湧上心頭,北辰元凰微偏過頭,不能看向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北辰胤。 「不能。就這種關係不可能。」雙眼直視著在上方、近在咫尺的人,北辰胤的語氣是堅決、沒有一絲猶疑。 北辰胤看到了回過頭的北辰元凰眼裡閃過受傷和落寞。 然後,暴亂。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