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昔話荒唐(1)

「胤郎,你聽我說。」 「如果是那件事,你就休提了。」 「我已經決定好結局。而這是我最末的心願,如果你不幫我,那我只好自己動手了。」女子感覺剛產後的下腹又開始血流不止,時間不多了。 「你!!」 床塌上的女子抽出北辰胤腰間短劍,劍柄向著北辰胤,輕聲道:「你說過,你願意幫我做每件事的,不是嗎?」 北辰胤無言接過劍柄,女子抓著自己的手架上頸子的瞬間,一種又酸又哽的感覺從喉際湧上來。 「我們一定要走到這個地步嗎?」 「機會稍縱即逝,我希望你霸業有成。殺了我,就當是我給你的最後試驗。我們的孩兒,你要好生培育。」 「清靉。」拿開短劍,低頭吻上女子。濕熱的淚水滑過臉頰,是誰的眼淚? 右腕一動,利刃無聲沒入女子左胸,低吻的嘴裡嚐到腥甜。 無力的身軀倒下,女子臉上有欣慰。 拔出短劍,振臂甩去劍尖血跡。冷芒映寒光,已無半分血紅殘留。 北辰胤抱起甫出生的嬰孩,回身離開。臉上已無淚,亦無情。 -------------------------------------- 今日是北嵎新皇壽辰,皇宮內處處張燈結彩。杯觥交錯,舞袖輕搖。難得君和臣都暫時放下重擔,同歡共樂。 清除了「亂黨」,也搬遷了新都。北嵎皇朝一切都安定下來,欣欣向榮,呈現偏安。 酒過三巡,北辰元凰也放鬆了下來,輕輕靠著几帳,平常緊繃的臉也緩和下來。 高高坐在大殿上,看著階下的臣子們喝酒嬉鬧,北辰元凰總覺得還是少了些什麼。登基時和登基後的種種風波,今日安可穩坐上位。失去的,絕不比得到的少。 獨自高高在上,看著下面的歡騰,加倍的孤寂感襲來。什麼時候開始,身邊的人一個個離自己遠去?什麼時候開始,自己變得鐵石心腸?到現在,連想要好好真心笑一笑都覺得好難。 突然,北辰元凰覺得少了個人。 「並肩王呢?」 「回皇上,並肩王剛剛和大家敬完酒之後就回去了。」 「嗯。」 如果沒記錯,自己出生的那天,三王爺的孩子在同一天死胎,王妃不久也跟著玉殞。自此之後,再沒聽說三王爺有立新妃之意。 北辰元凰開始好奇並肩王的王妃是怎樣的人,她和自己的關係會是……。 「諸位愛卿,朕很高興今天有諸位相陪。但朕有些不勝酒力,諸位愛卿慢用了。」 「恭送聖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內侍陪到寢殿門口時,元凰手一揮。「今夜朕累了,想好好休息。誰都不要來吵。你們也不用服侍在旁了。」 「是。」 拆下重重的帝冠,北辰元凰大大吐了一口氣。重擔,不只是責任重,連這身象徵身份的衣飾都重。 脫去皇袍,感覺輕鬆許多。苦笑。層層疊疊繁複衣裳,非得這樣表示自己的尊貴和穩重? 穿上昔日出遊的輕袍,往昔也一併被穿上。乎爾懷念起當太子的日子,自由的時光雖短暫,但是……。 和伯英他們一同嬉鬧的事情宛若幾百年前了。看著自己的手,往昔的伙伴都葬在自己手裡。仲遠、伯英、華容、江修……。 握起了手掌,拿起披風披上。隨手拿把防身的短劍掛在腰間,北辰元凰翻出窗戶,躍上屋頂。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