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夏憩

淺淺濯足,細細品煙。疏樓龍宿一派閒適,恣意品味悠哉。 宮燈幃,劍子仙跡裡裡外外不見往日紅泥火爐,不聞錚錚琴聲,人安在? 難得的宮燈幃聚會一派天晴,卻不見二位好友。知曉佛劍今日不來了,但,往日總是等著他們的龍宿呢? 許是難得遲到了,今日就多等等無妨。 日頭西移,枯坐的劍子開始著急,開始描繪想像各種龍宿遲到的理由。越想只是越急躁,不安漸漸浮動。白影一閃,已不見人影。 仙鳳驚訝地看著向來天塌下來也有別人擋的劍子先生,怎麼今日竟是有絲驚慌?微喘著氣,自顧進入。 經過小亭時,很好,琴安安穩穩放著,絲毫沒有準備出門的跡象。 繞過小亭,池邊蓊蓊鬱鬱。斜陽樹影下,華麗紫衫,一雙不著鞋襪的素足。 腿微微蜷曲著,頭枕彎臂,隨意批散的淡紫色長髮微微蓋住臉龐。 看了眼散在旁邊的東西,有書、有茶、有糕點,一向不離身的子宮扇也不缺。很好,很好,龍首他今天一點點想出門的跡象都沒有。 撥開覆面青絲,沈靜的睡顏,平穩的呼吸。 劍子,笑了。 俯下身,輕輕往龍宿耳裡吹口氣。搔癢的感覺讓睡夢中的龍宿伸手撥了撥耳朵,呢喃了下。 還沒醒。 劍子也不再客氣,襲上。 含住龍宿耳垂,輕輕啃咬,挑逗耳後的敏感。 「唔~」令人滿意的曖昧輕喘。眨眨眼,龍宿意識到小憩的自己被一雙手從背後抱個結實。 回過看到劍子,淡淡的笑,眼裡醞著深深的不軌,危險的侵略氣息。 「劍…劍子。」有些心虛。 「唔,忘了我們今天的聚會嗎?」故意把氣息噴上敏感的耳後。 「我…每次都是我等你們,今天也要讓你嚐嚐等候的滋味。」 「然後呢?你滿意了嗎?」 「嗯~啊…劍子,放開我啦。」 「你今天沒資格拒絕。」 龍宿猛力在劍子懷中掙扎,不料…… 夕陽下的水花,很美。 半濕的頭髮緊黏在身上,濕透的紫綢緊緊吸附,曲線,畢露。最要命的是薄薄夏衫碰水後若隱若現的半透明感。 龍宿整個人坐在池中,呆住了。 「啊哈哈哈哈。」舒暢無掩的笑聲,劍子,再次笑了。 「劍子仙跡!!」 斜陽,殘雲,疏樓西風。 (完) --------------------------------- 再回頭看 好甜的文啊啊 明明自己喜歡的不是這種風格,但一連出好幾篇甜蜜文是怎樣(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