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髮結

乎爾一陣強風,滿樹花瓣吹落。樹影搖曳,一片粉紅爛漫。 被風吹亂了髮絲,風一止,疏樓龍宿攏了攏頭髮。注重外表的他,總是想隨時隨地保持華麗漂亮的外貌。 坐在龍宿對面的佛劍則是漫不在意銀絲飄搖,靜默地喝著茶,看著好友,沈浸靜謐時光。 「這風忒也太大了,春日時光難保阿。」龍宿抱怨著,掐指捻去一片落在髮上的花瓣。 一陣壓迫感,佛劍分說離開座席,往疏樓龍宿靠過來。 「佛劍……?」 「髮髻上還有花瓣。」 花瓣和釵飾糾糾纏纏,疏樓龍宿頭上複雜的行頭不是一下就能弄得好的。 佛劍越靠越近,自己整張臉簡直快貼上佛劍的胸膛。看到佛劍的身體近在咫尺,疏樓龍宿低下頭,方便佛劍動作。 鼻息間,滿是佛劍的味道。是檀燻香,是蓮清香,是修佛者禁欲的神秘氣息。 閉上眼,感受佛劍溫柔的手指動作。隨著動作,麻紗袈裟亦輕柔地拂著自己的臉。 不知何時,龍宿的額頭、鼻尖輕觸上佛劍的身軀。也沒想到這樣的距離已經逾矩,也沒想到這樣的靠近有絲曖昧,疏樓龍宿享受著這意外得來的佛劍的溫柔。 「有點難弄。」開始不耐的聲音響起,輕微的鳴動充溢胸膛。直接貼上佛劍胸膛的龍宿一震,宛若直傳心底的低沈嗓音。臉,驀然紅了。 佛劍分說稍微出力,執意要拿下花瓣。 未料,扯落了髮簪。 「叮叮咚咚」疏樓龍宿整個髮髻打散,珍珠墜落一地。 反應伸手去撈,只撈到滿滿的淡紫髮絲滑過指隙。 龍宿和佛劍都愣住了。 「對不住。」佛劍彎下腰,就要開始撿拾滿地的珍珠。 「沒關係,等會吾叫人來撿就好。好友別費神了。」 「對不住。」 接過佛劍遞過來的髮簪,「如果汝真的要彌補,就幫吾把頭髮暫時盤起來吧。」 說是要幫龍宿盤髮,面對整頭髮絲,佛劍卻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好。左撈右抓,就是抓不出個感覺。 隨著髮絲在佛劍的指縫滑動,間或指尖若有似無觸著自己的頭皮,溫柔的穿梭引起了令人起戰慄的微麻,就像是……情人的愛撫一般…… 龍宿閉上眼,細細專心感受佛劍有些笨拙的溫柔。 好不容易將長髮捉起成一束,左盤右繞就是不能盤成一個髻。一束較短的鬢髮垂落,順著頸項曲線搔過,麻癢的感覺也延伸至頸部。 佛劍大掌順著頸骨撫上,企圖撈回脫逃的髮絲。 「唔…」曖昧的輕吟不禁溢出,龍宿馬上羞紅了臉。而佛劍則是低頭。「弄痛你了?」 「不……沒什麼。你繼續。」 「臉有點紅,熱?」 「有點。」 「還是叫仙鳳吧。」 龍宿從佛劍手中接回頭髮。一轉一繞,髮簪插入髮間一旋,俐落結成一個簡單的髮髻。 「對不住……」又是佛劍的輕聲抱歉。 「這樣好看嗎?」不理會佛劍的道歉,龍宿只是反問。 「嗯。」 儒首一笑,燦爛如花,只為佛者難得的讚。 (完) 動筆於:2005/04/18 完成於:2005/08/03 ------------------------------------------ 這樣也敢說完(毆) 有陣子開滿佛龍小花,這篇是怨念下的極短文。 又是沒頭沒尾… 整理電腦時,看到好多斷首不見尾的東西 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