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赤壁前夜番外—罪

赤壁大戰方完,趙雲護送諸葛亮離開孫營,搭著輕船,一路順水而下江夏。 大戰甫畢,江面上四處一片狼籍。湍急的長江水被染成混濁的暗紅色,空氣中飄散著一股焦味以及屍臭。 船邊,不時飄過殘木和浮肢。孔明微倚在船艙邊,看著一片淒涼的景象,半斂的眼神,面無表情。 趙雲看到這種情景,微微皺起了眉頭,眼底有著不忍。 孔明傾身向前,隨手撈起一個掛在浮木上的曹軍頭盔。銅製的盔甲光彩不再,蒙上了血污和泥巴。看著上面猛烈撞擊所造成的凹痕,想必頭盔的主人可能以經不在了吧。 隨手沾了下自己身邊碗裡的清水,在上面畫了個像符咒的符號,再將頭盔輕輕放回江面。沒有浮木依靠的頭盔,很快地就往江底沈下。 趙雲默默地看著孔明這一連串的動作,軍師的心思他只能猜得到半分,剛剛那個符咒是在慰祭亡魂吧。 又一個什麼東西往船邊飄來,孔明像被迷住了般,眼帶迷濛,伸長了手要去拉,半邊的身子幾乎都探出了水面。 輕舟一陣搖晃。 「危險!」趙雲將差點掉到江裡的孔明給拉了回來。 仔細一看孔明想去拉的東西,竟然是一具只剩上半身的焦屍,看不出是那邊陣營的。但是屍首仍猶不死心,一手緊攀著船板,一手伸得長長地要拉住什麼。炯炯雙目死瞪著生者。 趙雲驚魂甫定地將孔明拖往船板中央,讓他遠離哪駭人的東西。 「諸葛先生,您沒事吧?」 孔明依舊沈默不語,宛若剛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眼睛遠遠地望著屍體飄遠。 趙雲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能在他旁邊護著,避免剛才的事再度發生。 「我的罪………。我終究還是投入了地獄之中,參與了血洗這片土地的戰爭。」孔明的嗓音聽起來飄忽離迷。披散的及肩黑髮任憑西風拂亂,盈滿風的寬大白袍包裹下,更襯得縮坐成一團的孔明意外地脆弱。 「孔明先生……。」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趙雲只能順著孔明的眼光看著江面上的人間煉獄。 「趙將軍殺人時有遲疑過嗎?」沒有大喜大悲的表情,刻意壓抑地淡漠神情,眼底所隱藏的情緒卻更引人鼻酸。 一雙手從身後掩住了孔明的雙眼,溫柔的嗓音在耳邊輕喃:「別想這麼多。第一次殺人的感覺我還記得,銀槍刺入人體內時傳來的觸感,還有生命被奪去時臉上的不甘……我全部記得,一輩子也忘不了。」 輕輕轉過孔明的身子,定定看著他的臉。「這就是戰爭,不是任何人的錯。」 將孔明納入自己的懷中,寬大溫暖的胸懷包圍住他。「雖然是戰爭,但為的不就是百姓的幸福?為了再次看到秋天豐收時黃澄澄的農田和滿足的笑容;為了再次看到日暮黃昏時煙裊裊的炊煙和孩童的笑顏。」 趙雲偏過頭,看了一眼放在身邊的銀槍,眼神略略黯淡。「為了再次看到那種再平常不過的光景,我會毫不猶豫一次又一次舉起我的銀槍。合久必分,戰爭是必然,只是我們恰好生在這種時代罷了。但是,為了那個笑容………」聲調漸輕不語,只剩盤旋找屍骨殘渣的寒鴉哀鳴。 趙雲感覺到溫熱水滴穿透布袍,直接烙印在胸口。 雙手,更攏緊了些。有朝一日,他也想看到孔明先生的笑容,有朝一日…… (完) ----------------------------------------- 後記 其實蠻喜歡孔明和趙雲是能相扶持的好友這種設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