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赤壁前夜(下)

黎明前刻,滿天的星斗都向西方隱去,正是最幽暗的時分。 周瑜感覺到了身邊的人輕輕起身,披上了外袍,束起了長髮。 「要回去了嗎?」 「嗯。」 「我送你。」 孔明不再說任何一個字,靜靜地整理自己的衣冠。周瑜穿好外衣,拉過床頭的披風披上,看了孔明一眼。依舊是那麼沈靜穩重,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 步出帳外,深吸一口冷冽的空氣。周瑜跨上自己的馬,手一拉,將孔明安置在自己身後。身體的不適讓孔明微皺了下眉頭,雖然在一瞬間隨即隱去,仍讓細心的周瑜察覺。「身體…不舒服嗎?」而回應周瑜的只有沈默,和輕緩的噠噠馬蹄聲。周瑜無奈地抬頭苦笑望天。 「你相信天命嗎?」孔明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周瑜楞了下。 「天命?我只相信人定勝天,用自己的雙手可以改變現況,可以改變天命。」 「可是,逆天而行事是要付出代價的。」孔明輕輕的說著,將臉靠在周瑜肩上。周瑜無法瞭解孔明語氣中的苦澀和無力是什麼,但不自覺地不能再說出任何言語。 片刻,已經到達孔明的營帳。周瑜先下馬,再輕輕地將孔明抱下來。 「酉時開始會颳起東風,請都督做好準備,萬不可錯失良機。」 「在下知曉。」 「都督請回吧。」孔明拱拱手即進入營帳,留下望著他的背影的周瑜。 ————————————————————————— 申時,秋陽西垂,微涼的西風緩緩地吹送,但孫吳軍中上下一片肅殺。黃蓋的小船已在江邊待命,全軍全副武裝,只等待東風。 周瑜站在指揮台上,遙望著高高搭起的七星壇。終於看到孔明,身著玄色長袍,解開平日束起的長髮,手捧寶劍,帶領著手持法器的童子往七星壇走去。被襯得更加蒼白的臉上,是堅定,是慎重。 孔明在眾人的注目下,一步一步登上七星壇。燃起一炷香禱念之後,抓起毛筆,沾滿硃砂,俐落地揮灑轉折,飛快而準確的繪著八陣法。 陣圖畫完,筆一丟,「唰!」一聲抽出長劍,腳踏七星步,白森森的劍光,飄舞的衣袖、頭髮,牢牢抓住每個人的目光。孔明步伐越來越快,身影也越轉越急,原本徐緩的西風也越來越強勁。 就在風吹得眾人幾乎睜不開眼睛時,孔明大喝一聲,將劍插在八陣圖中央,自己則盤膝坐下,雙眼半閉,手結法印,嘴裡喃喃禱祝。 不知從哪裡聚集的雲,以七星壇為中心,繞成一圈又一圈,原本晴朗的天空暗沈許多。 突然,一道閃電劈下,風向不知何時轉為由東向西吹的東風了。 周瑜心裡雖然驚訝,但仍是十分鎮定的舉起寶劍,身後的弓兵搭起弓,響箭尖銳的在空中發出「咻」聲,破空而去。黃蓋一收到信號,立刻啟程。船輕,再加上東風相助,飛快地往對岸的曹軍前進。 大火漫燒,照亮整片天空。連綿的大船延燒著,宛若也將滾滾長江燃燒沸騰。數十萬的大軍在短短三天內付之東流。逼得一代梟雄曹操倉皇由陸路逃離,體會人生的一次大敗。 三日之內,孔明始終盤坐在七星壇上。除了偶爾喝下童子端來的清茶之外,滴米未進。 周瑜一面坐鎮指揮,一面一有空閒就往七星壇上望去。孔明三日夜沒休息,周瑜的擔心也懸掛了三日夜。 第三日正午,擊沈了最後一艘曹軍大艦,孫吳艦隊凱旋歸來。雖然人人臉上滿是疲累,但也掛著勝利的欣喜笑容。 黃蓋將曹軍大旗呈上給周瑜。周瑜將大旗往天上一丟,抽出長劍,將旗上的曹字一劈為二,震天的歡呼聲揚起,慶祝著這次的大勝利。 壇上的孔明此時緩緩睜開雙眼,拔起身前的寶劍。身邊的童子敲擊法器,清脆的節奏一下一下。周瑜被聲音所吸引,不自覺眼光又投向七星壇。 配合著節奏,孔明舞起長劍,挑、刺、劈、旋、轉,口中吟唱著古老的祈禱歌,時而輕緩、時而急促、時而低吟、時而激昂,莊嚴肅穆,目眩神離,讓大家都忘了歡呼,心情跟隨著歌調起起伏伏。天上的雲也隨著歌聲,慢慢往七星壇中央聚攏。 「咚!」一聲雄渾的鼓聲響起。孔明往前跨出一步,身形一頓,嘴裡吐出一口鮮血。在蒼白的臉以及一頭烏黑的長髮中,嘴角的血看起來格外地怵目驚心。 周瑜心頭一緊,忍不住想上前扶助他。 「逆天而行事是要付出代價的。」孔明上次所講的話猛然間竄入周瑜心中。代價,這就是代價嗎?周瑜多想去代替孔明承受這一切。吐血的感受周瑜瞭解,不可遏止的從體內湧出,滿口腥熱,宛如生命從口中竄出的錯覺。 孔明用劍撐著,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子沒倒下。舉起衣袖擦去唇邊的血跡,站直身子繼續未完的儀式。 由外圍開始,順著八陣圖往內一步步繞進去,行到最中央,孔明左手一把抓住自己的長髮,右手提起劍,反手一抹,頭髮應聲而斷,順著風向往西飄去。頭髮在空中飄飛,一個盤旋,轉而向東。整個孫吳大軍的軍旗也向東飄揚。東風已借畢,回復秋日該有的西風。 看著整個儀式結束,孔明再也撐不住,身子一軟,往地上倒去。 周瑜飛身上前想扶住他,縱使離他有一段距離,仍是十分急切。但是,有一抹藍色的身影比周瑜更快,接住已經昏迷過去的孔明,抱著他步下七星壇。 「請問您是?」 「在下常山趙子龍。奉主公劉備大人之命,前來接軍師回去。」 「素聞將軍勇名,今日得以一見,公瑾三生有幸。」 「周都督過獎。在下有一事相求。孔明先生雖然任務已了,但身體不適舟車勞頓。可否再叨擾數日?」 「將軍客氣了,請自便就是。」 「在下先謝過了。」 望著趙雲遠去的背影,周瑜心裡的苦澀代替了戰勝的喜悅。劉備的人這麼快就要接孔明回去了嗎?剛剛在和趙雲應對時,周瑜一直偷瞄孔明,蒼白的臉毫無血色,連嘴唇也一片慘白,皺起的眉頭下是緊閉的雙眼。周瑜好想好想待在孔明身邊等他醒來,但戰後有一大堆善後必須處理,由不得他,只能這般目送著他。 ————————————————————————— 孔明緩緩睜開眼睛,認出這是孫吳陣營裡自己暫時安身的營帳。坐起身想去倒杯水潤潤乾渴的喉嚨。才剛跨出一步,身子就軟倒。 孔明不禁無奈苦笑,為了借東風,耗去太多心神了,恐怕必須再過好一陣子才能恢復。 趙雲手裡端著熱粥進到營帳裡來,立刻看到坐倒在床前的孔明。趕忙放下手中的食物,扶他在床上坐好。 「諸葛先生,您才剛醒,怎麼就急著下床呢?孫吳的軍醫說你要多休息,調養體力才是。」趙雲體貼的倒過一杯茶水給孔明,看著他雙手顫抖地喝下那杯水。 「趙將軍,我昏迷多久了?」 「三天了。」 「嗯。我們明天啟程,不要讓劉備大人太擔心。」 「可是,先生你的身體…」 「不礙事的。赤壁戰後,我們也有許多的事要計畫、實現,切莫再拖延下去,坐失良機。」看著孔明堅定的眼神,趙雲也不好再說什麼,立即吩咐下屬準備回江夏的事宜。 「報告都督,趙雲將軍派人來稟告,諸葛亮先生一行人明天將啟程返回江夏。」小兵的報告讓周瑜從成堆的公文中抬頭。連日來的忙碌只讓周瑜得空去探望孔明一次,剩下的情況都是由軍醫口中得知。怎麼才剛轉醒,就急著回去了呢? 周瑜顧不得沒批改完的公文,丟下筆就急急忙忙趕往孔明的營帳。 「趙將軍。」 「周都督,怎麼有空來呢?」 「聽說你們明日就要返回江夏,在下特來探望諸葛先生,聊表感謝之情。若非先生,此仗怎能大勝?」 「都督客氣了。先生正在帳內用膳,都督請便。在下奉先生之命,另有要務,恕不奉陪了。」趙雲拱拱手,即帶領著三五小兵離去。周瑜也不再耽擱,掀開營帳進去。 進到帳內,看到孔明坐在床上,臉色依舊蒼白,但較之三日前,有氣色多了。只及肩的頭髮隨意在身後束起,幾縷長長短短的髮絲隨意散落,更添一分病弱。看到這樣的孔明,周瑜只有無限的心疼。輕輕將孔明擁入懷裡,憐惜地輕撫他的髮絲。 「明天就要回去了?」 「嗯。」 「那…我們還有再見面的一天嗎?」孔明從周瑜的懷裡抬起頭,定定地望著周瑜,眉頭非常輕微地皺了一下,主動地湊上自己的唇,給周瑜一個輕柔的吻。 周瑜先是被孔明的反應給嚇了一跳,隨即沈溺在綿綿的溫柔中。 孔明輕輕地拉開一點距離,拔起自己白羽扇上的羽毛,交給尚且不能自己的周瑜。 「你想見我時,把這根羽毛派人送給我,我就會來見你,不論何時何地。」周瑜慎重地將羽毛收到懷裡,繼續輕擁著孔明,心裡感激、喜悅、苦澀交雜品味。 還有一次機會,是多還是少,周瑜說不上來,也釐不清是喜是悲。 第二天一大早,趙雲到孔明帳內協助他更衣梳洗。趙雲看著孔明逞強的樣子不禁又好氣又好笑。分明身體還虛弱到連獨立坐著都有問題,仍然堅持要自己動手,不依靠他人。 看著眼前的諸葛先生,雖然年紀比自己小,但平時總表現出十足沈穩的氣質,表情也總是不露喜怒。 但此刻的他努力地穿衣梳洗,臉上不自覺表現出煩躁和無力。 總算等孔明準備好,不料一下床,控制不住發軟的雙腿,坐倒在地。 「失禮了。」趙雲再也看不下去,不由分說,趙雲抱起孔明。 「趙將軍…」 「諸葛先生,你身子還很虛弱,由在下代勞吧,不然今天是走不了了。」 孔明一聽,也不再有反對的理由,將頭埋在趙雲懷裡,從遮住自己的羽扇間,依稀可看到赤紅的耳朵。 「抓好囉。」 趙雲抱著孔明走到江邊,十艘輕舟已經備好。魯肅早已領著一小隊人來送行。一看到趙雲,立刻打躬作揖。 「周都督公事繁忙,不便脫身前來,望先生見諒。」 「魯先生多禮了。諸葛先生身體不適,無法親自向周都督拜別,真是失禮了。」 「哪的話,魯某敬祝諸葛先生早日康復。望先生的歸途一帆風順。」 「代我謝謝周都督,連日承蒙指教,別了。」孔明輕輕的說完這句話,便示意趙雲上船。 趙雲抱著孔明輕輕跳上小船,「啟航。」舵手拿起槳,一撐一划,船輕水急,順流而下,轉眼間,已盪往江心,岸邊魯肅一行人的身影也越來越小。 一人一馬,站在遠離人群的江邊,看著孔明一行人的輕舟。直到看不見孔明的小船了,還是在那邊,許久許久……。 (完) --------------------------- 有機會想寫續篇的,畢竟伏筆都埋了 但當時寫瑜亮的感覺早就不在了(現在是大叔控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