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赤壁前夜(中)

第二夜,孔明趁夜悄悄躲過親衛兵,獨自往周瑜的營帳而去。途中停不抬頭,望建遠處南屏山上的七星壇。高高的祭壇襯著滿天的星斗。世道紛亂,四方群雄並起。每一顆星代表一個英豪,滿天的星斗爭輝、輝煌燦爛,人才輩出。要想在這個洪流中爭取一席之地,要有過人的才幹、天賜的運勢之外,還要有所犧牲。犧牲天倫之樂,離家背景闖天下;犧牲士兵部屬的血汗,南征北討只為奪得自己的根據地;甚至要犧牲自己,只為成就遠大的理想和目標。 沒有歷經殺戮戰爭、沒有無盡的犧牲、沒有付出血汗,難道真的不能實現自己的理想,成就樂土的機會?亦或是,每個英雄豪傑,背後都不過是為了一己的私欲,卻找個正大光明、冠冕堂皇的理由罷了。 嘆了口氣,孔明收回思緒繼續趕路。自己呢?自己又是為了什麼而捲入這個權力爭奪的污流中? 遠遠的看到周瑜的營帳,依舊是燈火通明,在等他?孔明意外的發現,周瑜帳外的衛兵皆撤除,於是他直接的走進去。 周瑜斜倚在床上,手中拿著兵法書,床邊堆滿了兵勢鎮圖。一個紅泥小火爐上,正溫熱著一壺酒。 周瑜一語不發,眼睛一直沒離開孔明,看著孔明的舉動。孔明坐在周瑜的床沿,默默無語。但是周瑜感覺得出,他的武裝已經卸去,不是那麼拒人千里。周瑜由背後環住孔明,將他納入懷中,一邊仔細觀察孔明的反應。乍被抱住時,孔明不由自主的僵了一下,遂即放鬆自己,任由周瑜擁抱。 周瑜將頭枕在孔明肩上,在他耳邊輕輕地說:「看來,先生已經做出決定了?」故意若有似無地輕輕騷動孔明的耳朵,慢慢的,孔明整個耳朵發燙變紅,身體更加僵硬。 周瑜摘下孔明的帽冠,拉下他的髮帶,過肩的長髮披散下來,襲人的髮香飄散在空氣中,烏黑的頭髮更襯出他臉色的蒼白,加添一分文官的文弱氣質。 微皺的眉頭,輕咬著下唇,孔明好像在忍受壓抑著什麼。低垂的雙眸中,有著覺悟之意外,還隱隱有一絲…不願? 周瑜抬起孔明的下巴,伸手把他頰邊的頭髮塞到耳後,將其他多餘的髮絲攏到背後,半強迫他面對著自己。孔明感覺周瑜撫摸在自己冰冷的臉上的手異常灼熱,輕輕撫過眉、眼、耳。最後,修長的手指停留在緊咬的唇上。 「亮,放鬆點。」周瑜的手描繪著孔明的嘴唇,不忍他咬這麼緊,幾乎快滲出血來。 周瑜慢慢的前傾,拉近和孔明的距離。孔明察覺周瑜靠得太近了,他的鼻尖幾乎要貼上自己的,難道他…?猛然地往後退,舉起手掩住自己的唇。看著孔明一臉驚懼的樣子,周瑜解嘲的笑了笑,還是太急躁了嗎?看來孔明還是不能完全的放開啊。 周瑜拿起小火爐上的酒瓶,緩緩倒了一杯酒,遞給孔明。 「外頭很冷吧。喝杯酒暖暖身子,舒緩一下情緒。」 孔明客氣地推開周瑜的手,回絕道:「在下酒力不好,為避免誤了明天的大事,周都督的好意我心領了。」 「當真那麼討厭我?連區區一杯酒也不肯?」 「在下只是……」 募地,周瑜將手中的酒一飲而下,抬起孔明的下巴,俯頭就是一吻。孔明尚未反應過來,感覺一股溫熱的液體流入口中。周瑜忘情的輾轉親吻孔明略冰冷的唇,久久不肯放開。這形狀美好的唇,不知道已經渴望了多久。 一股嗆辣從口腔直衝氣管,孔明再也忍受不住,推開周瑜猛烈的嗆咳起來。 仍在沈醉中的周瑜被一連串的劇咳驚醒,趕忙輕拍著孔明的背,將他依舊咳嗽不止的頭輕輕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對不起,對不起…」呢喃著道歉,不知道是說給自己還是孔明聽,也不知道孔明有沒有聽到。就這樣輕輕擁著他,輕輕撫著他的背。 一會兒,咳嗽漸漸平息,周瑜捧著孔明的臉仔細的望著孔明:「沒事吧。」不知道是因為嗆咳還是酒的關係,孔明蒼白的臉頰染上一抹陀紅,雙眼蒙上一層薄霧,眼角微帶著淚光。 周瑜看著孔明的臉,心跳不禁漏了一拍,如此的誘人,如此的……性感。 下一刻,孔明還未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之前,周瑜的唇又覆上自己的。輕柔的吻,夾帶著無限的憐惜。孔明沒有抵抗,任憑周瑜摟著自己,任憑他恣意地品嚐自己的唇,自己的舌,任憑自己被周瑜的溫柔情慾包圍。 被挑起的慾火漫天燃燒,無窮無盡。周瑜沈溺在渴望已久的溫存中,恣意品嚐身下的身軀。 火熱的手掌撫上孔明冰涼的胸膛,細滑的肌膚,恰到好處的肌肉,不若想像中的瘦弱,是昔日日夜不懈於難陽耕讀的結果吧。緊緊擁抱住孔明略僵硬的身軀,聞著孔明身上淡淡的檀香,游移的雙手似要尋找宣洩滿腔慾望的出口。只希望這一刻永遠無止盡之時。 周瑜的手漸漸摩挲至孔明下身,撫摸上了………… 倏地,周瑜的手被抓住,火熱的慾望被中斷,周瑜不悅地掙脫。但孔明的手抓得死牢,竟爭脫不了。周瑜微怒地抬起頭,對上孔明的臉。 在那一剎那間,宛如有一桶冰涼的水兜頭澆下,澆熄了周瑜的慾望。 孔明竟然……哭了? 表情依舊是緊繃著,緊抿著唇,雙眼定定的望著自己,臉上的兩道淚痕刺醒了周瑜。 原來,一直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只有自己沈溺在歡愉之中。自己的孟浪竟然傷害到了心疼的人。自己究竟做了什麼?竟然用這種手段去強迫他。是什麼樣的鬼迷心竅?竟然傷害他。這就是你愛他的表現?周瑜啊周瑜,你也不過是個趁人之危的衣冠禽獸罷了。 抽回自己的手,滿懷的愧疚讓周瑜無法再看孔明一眼。站起身,背對著床整好自己的衣襟。 「先生請整好衣冠,等會在下送先生回營。」苦澀低沈的嗓音,幾乎連自己都不認得,勉強說完這幾個字,就再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突如其來的轉變讓孔明不知所措。周瑜生氣了嗎?自己不是已經做好決定,有所覺悟才前來?為什麼眼淚就是無法控制地流下來。同盟的事該怎麼辦?和主公約定的三分天下之計就此變成泡影嗎? 看著周瑜的背影,心裡五味雜陳。難道,自己對周瑜就真的一絲絲感情都沒有?他赤裸裸的感情和關懷,很難不察覺。只是心有所屬,不敢回應他的用心。較之天下大計,感情的糾葛是那麼的微不足道,卻纏纏綿綿,在心頭始終佔據一個角落,苦澀、不可忽略。 一雙手悄悄地從背後環住周瑜。周瑜一僵,感覺到孔明輕輕把頭靠自己肩膀上。周瑜苦澀的一笑,在這瞬間,他什麼都瞭解了。拉著孔明的手,靜靜汲取孔明對他的溫柔。 這樣……就夠了。 (待續) ---------------------- 真是抖很大的調情 好小少女阿 囧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