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赤壁前夜(上)

赤壁之戰前夜,諸葛亮立於帳前,羽扇輕搖,若有所思地仰望滿天的星斗,嘴裡不知在沈吟些什麼。 「先生,有來使報,周都督請軍師前往都督帳內共商軍事。」身後護衛兵的來報打斷了諸葛亮的思緒,輕嘆口氣:「備馬!」 周瑜帳內,堆了成山的書簡紙帛。三日來,周瑜沒日沒夜的翻遍風土氣候誌,要尋求在暮秋時分颳東風的一絲希望。大戰在即,連日的西風,竟讓周瑜急得口吐鮮血,派人去請諸葛亮共商。 「報,諸葛大人求見。」 「快請。」 周瑜趕忙下床,遠遠地伸出了雙臂要迎接「先生來的正好。」 諸葛亮拱起手,緩緩行了個禮,明顯的無視於周瑜的熱絡。「都督身體微恙,還是多休息得好,您的多禮,不才在下心領了。」 「沒的事,是下屬擔憂過度了。先生請坐。」周瑜坐在几前,看著坐在他對面微微垂首的諸葛亮,依舊是那麼的不卑不亢、從容不迫,表情看起來事那麼溫和平靜,但自恃有禮的態度,隱隱把他拒於千里外。 周瑜手一揮,退下了帳內一干侍從衛兵。 「今日請先生夜裡來一趟,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商量,不知…」周瑜的眼瞟了一下諸葛亮背後的護衛兵,諸葛亮會意,「你們先退下吧,注意嚴防周圍是否有細作。」 「是。」 帳內只剩下周瑜和諸葛孔明,周瑜邊在房內踱步,邊一直注視著頭依舊低垂的孔明,像是在審視什麼一般。孔明也不以為意,垂著頭若有所思。兩人都不發一語。在跳動的燭火之下,一股奇怪的氣氛似乎在悄悄醞釀著。 良久,周瑜終於先開口:「先生知道我今天找你來,所為何事嗎?」 「莫不過於是為了『風』吧。」 「先生果然神機妙算。」周瑜故意走到孔明身後,在他耳後輕輕說著。 孔明舉起羽扇,巧妙的阻止企圖更靠近他耳垂的唇。「都督,不用憂心此事。只需搭建一七星壇,不才在下可借三日的東風。」 「素聞先生精通卜筮鬼谷之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就知道求助於先生先生並沒錯,先生一定要讓在下大開眼界。此攻曹大計,缺先生不可阿。」語畢,周瑜緊緊握住孔明的雙手,臉上滿是欣喜之色,孔明雖然心裡反射地起了抗拒,卻不好把手抽開。 「都督過獎了。在下所學雜而不精,並無外傳的如此神通。此戰對於你我雙方意義重大,不才必當全力以赴,以報玄德先生的知遇之恩。倘若都督無其他的事,恕在下不多打擾了。都督欠安,也該多歇息才是。」說罷,抽出雙手,微鞠個躬,轉身準備離開周瑜的營帳。 「等等,孔明。」周瑜情急地喊:「你以為,假若抗曹成功,你們劉軍就高枕無憂了嗎?」身後的一陣咳嗽和周瑜的話中之意留住了孔明的腳步。該來的,終究還是逃不掉嗎。 對於孔明的態度,周瑜不禁動了薄怒。劉備軍乃一支小小的軍隊,先前的長阪坡之役元氣大傷。倘若此次聯吳抗曹能成功,最大的受益者將是劉備,加上荊州現在可說是無主狀態,依照劉備在那裡的聲望,佔領蜀中、荊州可自成一片天,三分天下之勢隱隱出現,這點道理瞞不住周瑜的眼睛。孔明雖憑著過人的口才,使得孫權萌生聯蜀抗曹之心,但若無周瑜他的力排眾議,孫權能當機立斷抗曹?他因為愛惜孔明的才氣,多方禮遇,但孔明始終絲毫沒有將他放在眼裡,對他的紆尊降貴視若無睹。 「你們一支小小弱軍,憑我孫軍的實力,殲滅你們雖不如曹軍般的容易,但也不是那麼的難。若是要孫劉長期友好,端看先生啊。」看著孔明的臉色微變,神態不再從容自若,周瑜終於升起一股勝利之感。「先生何妨留下來,共商長期結盟之事?」 孔明走至周瑜塌邊,在床沿坐下。「都督的意思是要在下該如何?」周瑜再次握住了孔明的手,仔細看著孔明的臉,絲毫不願錯過任何的表情改變。 這次孔明沒有抵抗,任由周瑜抓著他的手,低垂迴避周瑜的眼底似乎有著什麼不一樣卻看不透的情緒。 對於孔明終於肯較親近他,周瑜既喜又憂:喜的是,孔明終於肯正眼面對他;憂的是,要出此下策才能得到他的青睞。 「有些事,是不需要明說的。我想憑先生的聰明才智,應該知道我所指為何。」周瑜輕輕用唇摩挲著孔明修長的手指。孔明的手看起來修長而有力,有一些粗糙,是之前耕讀南陽之故吧。屬於孔明特有的溫度和感覺,透過指尖,傳達到周瑜病後無血色的嘴唇上。「明晚,我給你一天的時間,明晚我在我帳內等先生的『好消息』。至於七星壇,明日我會派人趕忙搭建的。」 「既然如此,都督為了大局著想,還是早點安歇才是。在下,要先回營了。」 「嗯,先生也請早點歇息。」 放開孔明的手,看著他急速離去的背影,周瑜心中百感交陳,說不出是什麼滋味。自己到底是怎麼了?難道,明晚孔明不回應,他就真的要去攻打劉備?孫權敬自己如兄長,有無比的信任。如此重大的國家大事,怎麼可以如此憑個人好惡來決定?雖說,赤壁之戰若成功,併吞劉備,孫權將和曹操形成二分之勢,對於我方較有利。但是多了劉備的結盟也是多了一層保障。劉備雖弱,但他深得人心,手下忠烈猛將不在少數,確是一個不可疏忽的潛力。而且,一心向劉備的孔明會如何?會恨我周瑜吧。 無端地,一個漣漪打亂周瑜自恃的冷靜思考,矛盾交戰,久久不能成眠。 離開周瑜的營帳後,孔明終於止不住心臟的狂跳。這麼明顯的暗示,他哪有不懂的道理。無論是和我軍結盟,亦或是兼併我軍,對孫權而言皆可。現在唯一可以明白的是,赤壁之戰非贏不可。 但之後呢?如何打創出劉家天下?己方的實力有多少他是最清楚的。劉備惜人愛才,忠心耿耿跟隨他的人不少。但是,兵力太弱,並無一個自己的根據地好做後援補給,這次如果能一戰而成,可以佔有蜀地。但相較於孫、曹,仍是相差懸殊。能少一個戰敵,多一個盟友,總是好的。 明夜,究竟該如何呢?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