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上上籤下下籤(1)

「阿瞞,你這孩子真的要氣死我嗎?」曹嵩氣得像是要把自己的頭髮一把扯下,瞪著跪在自己面前的渾小子。「人家嫁女兒你去搗什麼亂?幸好通報得早,把你這渾小子抓回來,不然誤了吉時看要怎麼辦。成日就只會作亂,真的是被你祖父寵上天了。」

「我只是看一下新娘子,誰知道他們會這麼大驚小怪。」曹操努著嘴撇過頭,一絲想反省的意思都沒有。

一大早,曹府就熱熱鬧鬧,但被街坊告上門的滋味可不是曹嵩所想要嚐到的。

東街李家好不容易找到鄰城的一戶好人家要娶自家女兒為偏房,豐厚的聘金夠李家老小溫飽一陣。東街街坊沸沸騰騰,熱熱鬧鬧看著這場婚事。

不料,一個小子爬窗進李家閨女的房,無視周圍人的訝異,二話不說摘下新娘子蓋在頭上的紅羅帕。不是新郎官卻作這種事犯了大忌,那小子當場被從詫異中回過神的家屬七手八腳地擒住。那小子就是曹操,中常侍大長秋—曹騰的寶貝孫子。

「你還敢回嘴,要不是李家忙著趕吉時,那能讓你那麼好過。你這渾小子,今天不好好教訓你我就不是你老子。」

曹嵩揪著曹操耳朵把他帶到祠堂去,被揪著耳朵的曹操也只能乖乖被拖著走。

半路上遇到家僕來報:「老爺,前廳來了兩位少年說想見您。」

「我現在正忙著,叫他們等等。」曹嵩不耐煩地揮揮手趕人,現在一肚子火只想趕快處置曹操這個渾小子。

這個家僕是新來的,為難地看著曹氏父子正在處理家務事,一雙眼睛不知道該放哪裡比較好,深怕看得太多得罪老爺或少爺就不好過了。

「他們說只要告訴您他們姓夏侯,從譙縣來的,您就知道了。」家僕眼下只想趕快把事情傳達完趕快回後院幹他的活。

「夏侯?」聽到熟悉的姓氏,曹嵩注意力移轉回過頭正視訪客的事,揪著曹操耳朵的手也鬆了。

譙縣夏侯?莫非是…!曹嵩立刻顧不了曹操,想趕忙去前廳見訪客,匆匆交代。「你這渾小子給我乖乖待在祠堂等我回來教訓你。你,在祠堂顧好少爺,別讓他溜了。」

「是。」家僕心裡暗暗叫苦。少爺的刁鑽古怪就算剛來曹府沒多久也聽到滾瓜爛熟的地步,現在被交代了苦差事,家僕只能乖乖遵照老爺的指令。

曹操倒也一反常態的老實,乖乖跟著家僕到祠堂。

「你好好站在門口顧著,我要在祠堂內閉門反省,沒事別吵我。」

「可是……」

「窗那麼高,怕什麼。況且你什麼身分,曹家祠堂是你進得了的嗎?」

家僕探頭看了眼祠堂內,高腳供桌之外,曹氏列祖牌位高放在壁上的香案上,唯一的窗是半天高的天窗,透進的光恰好照在牌位上。依曹操的身高,不可能攀得上那窗子。再看一眼曹家列祖列宗的牌位森森然擺在高處俯瞰下頭的兩人,家僕心裡打個顫,乖乖閉上門,守在外邊。

門一關上,祠堂內只剩天窗透進來的一束光。曹操抬頭看了眼曹家列祖列宗,撇了撇嘴,輕巧地跳上供桌。手一攀,七手八腳翻上香案,還順手拍了拍不知道是哪位先祖的牌位。從天窗探出頭,往外再一翻,也顧不得撞倒的香爐撒了一地上香灰,出了天窗外。

聽到門內「匡噹」聲響,原本守在門外的家僕趕忙拉開祠堂大門。大門猛然拉開,家僕嗆了滿臉的灰,緊接著是止不住的嗆咳。「少爺?少爺?」強忍著咳嗽和鼻涕眼淚,家僕在滿室灰濛裡找尋曹操。

塵灰落地,敞開的天窗,哪裡還有曹操的身影?


前廳裡,曹嵩看到兩名少年趕忙招呼他們坐下。較年長的少年看起來大約十五、六歲,另一位大約十二、三歲,兩個人看起來都風塵僕僕,粗布袍看起來還灰僕僕的,許是一路奔到洛陽就直接來找曹嵩了吧,年幼的少年臉上更是掩不住倦意。

「家鄉的一切都好吧。」三人坐定後,曹嵩迫不及待問了家鄉的事情。這個時候曹嵩也顧不得自己應當和夏侯家沒有任何瓜葛了。

「亂事暫時沒蔓延到那邊,倒算相安,只是這兩年收成差了些。」較年長的少年畢恭畢敬地回答,對於曹嵩和夏侯家該有的「關係」絲毫不以為意。

「嗯。那,大哥……」遲疑了下,曹嵩還是小心翼翼地開口問最想知道的事。「大哥他還氣嗎?」
「家父聽到我們兄弟兩要上洛陽,只說了一句跟您一樣不用回來了。」少年苦笑著,沒有直接回答曹嵩的問題。

曹嵩也回以苦笑。「大哥氣得可也真久了。」

「他的脾氣您也知道的。」

雖然還得不到諒解,但聽到少年嘴裡的大哥,曹嵩的腦海裡可以勾勒出他講那句話鮮活的樣子。大哥還是老樣子,曹嵩心裡盈滿懷念的感覺。

又問了一些家鄉的狀況,曹嵩留意到年幼的少年不住打著盹。

「看我一直拉著你們說話,跋涉那麼遠的路累了吧。這陣子先住我這吧,我叫下人打點間房去。」

「怎麼好麻煩叔叔呢。」少年原本打算拜訪完曹嵩之後先到街上找份臨時活,馬僮也好,先能讓自己和弟弟安身最重要。初出家門展抱負,饒是自己的親戚,少年壓根沒想過要依靠別人。

「不礙,反正我家人口簡單,多你們哥倆熱鬧。我看你弟弟也累了,先讓他歇著吧。」曹嵩這邊倒是興沖沖,久不見家鄉的人,恨不得多留住夏侯兄弟倆好多聊點話。

說了會兒話天色已經晚了,今天要找活已經不可能了。加上回頭看到弟弟跟本是整個人縮成一團睡得正熟,才十四歲的年紀硬跟著自己奔波這麼遠的路也辛苦他了。今夜暫且在曹府落腳吧。「那就叨擾叔叔了。」

「本來該引見曹操給你們,說來是我管教不嚴,那小子幹了渾事,現在被我關在…嗯,關在房裡。晚上再給你們引見。你看是要先歇著還是怎樣。」打滾官場多年的 圓滑性讓曹嵩在夏侯兄弟面前「祠堂」兩字怎樣也尷尬地說不出口。現在是祭拜別人的先祖這種事,怎麼說也不是十分光彩的事情。

「那阿淵就麻煩叔叔了,我去牲口房拿行李。」少年無視曹嵩的不自然,問明了弟弟被帶往哪邊的廂房後,少年按著僕人指引的方向走往馬房。

--待續--

(以下是廢言)

還是決定把這篇貼出來了,原本是不打算公開的東西,但眼看出本計畫越來越遙遙無期,還是貼出來看能不能激起自己一些再次寫三國文的動力(毆)

第一次寫少年,嗯,很難寫。尤其是夏侯惇,介於大人和孩子之間,有點抓不住他的感覺。
這篇也是第一次寫別種感覺的夏侯惇和曹操,之後兩個人要怎麼相處呢~

可以寫同人文的餘力越來越少了
............(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