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娶妻當娶「閒」(01)

益州,人們口稱的「南蠻地」,已被蜀漢的諸葛亮所平。被平服後不是佔領者的掠奪,取而代之的,是善用當地土豪的舊有力量,以夷治夷。 西南縱谷濕熱的天氣,一山一水間隔的特殊地形上,梯田櫛比鱗次。新挖掘的渠溝引進河水,新插進田裡的嫩綠水稻秧、尚稀稀疏疏的葉苗中,水田映著雨季裡難得蔚藍的晴空。 黃月英放下手裡提著的食籃和茶水,在離水田不遠的樹下伸了個懶腰。十來年沒像這樣幫夫君送飯了。南陽耕讀的日子,夫妻兩放下手邊的工作,一起在田邊共進午膳,簡單但令人滿足的生活。 嗅著撲面徐風送來的新芽草味,滿足地深吸一口氣。看到不遠處夫君和另一男子邊在談些什麼,邊照顧著田裡的工作,嘴角弧線漾了開來,一切就像回到從前那般。 刻意不開口喚夫君過來用飯,想再多看幾眼久違的身影。 會下田是預料之外,看著夫君脫去外袍、和靴子,雖然捲起慣穿的白色衣褲,但袖口、褲腳還是免不了濺上泥巴。也罷,這人本來就是一投入工作,什麼也管不了的人。帽子也早就不知道被放到那邊,隨手撿來的樹枝把頭髮綰個鬆散的髮髻。 偶爾這樣也好。 「孟獲~孟獲~我在叫你阿。中午了,怎麼還不回來吃飯?」 突來的大嗓門干擾了黃月英。回頭,是一名膚色黝黑的女子。短衣短裙,許多的肌膚不在意地直接暴露在空氣中,身上配戴有華麗的飾品,看來是身份地位頗高的女子。 「等我一下,我來了。」聽到「飯」字,肚子開始感到餓,匆忙打斷工作。諸葛亮也看到了黃月英,兩個大男人一起有點笨拙地把腿一步步拔開水田,往黃月英和女子的地方過來。 諸葛亮先對黃月英笑了笑,拍拍掌上的灰塵,向女子打個揖。「祝夫人。」 「你別對我行你們和人那一套,我不習慣。」 報以禮貌的微笑,諸葛亮回頭對黃月英說話。「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叫我?」 「看你們做得正熱衷,也就不吵你們了。」黃月英體貼地遞上乾淨的布巾,打開食盒。「我做了點簡單的飯菜,快吃吧。」 口說簡單,三層的食盒裡菜色看起來是精緻而美味,讓人食指大動。孟獲夫婦也好奇地看了眼食盒裡面,「咕嚕嚕」孟獲的肚子不客氣地叫了起來。 「你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作了一上午的工,餓了嘛。」對祝融的斥責,孟獲可憐兮兮地拍拍肚子。 「不嫌棄的話,一起吃吧。」 像是小孩終於被長輩解禁可以吃糖般,孟獲不客氣地用起飯菜。祝融本來還想喝叱孟獲,但忍不住好奇心,也吃了好幾口漢人的飯菜。 「抱歉,擅自把妳作的飯菜分給別人。」 「沒關係,大家吃得開心,作菜的人也高興。」 看到孟獲吃得津津有味,露出比吃自己作的飯菜還滿足的表情,祝融滿是不甘心。漢人的飯菜不同於南蠻的,味道遠較為豐富且複雜,不甘心是不甘心,但被比下去是事實。 「阿,好飽好飽,第一次吃到那麼好吃的東西。」 「明天、明天中午我來做飯。」孟獲對黃月英手藝的讚賞無疑是火上添油,察覺時,話已經脫口而出。 諸葛亮夫婦詫異地看著祝融,孟獲則是擺擺手潑桶冷水。「算了吧,你那個也能叫『做飯』?」 耳朵被用力扭緊,很痛卻不敢唉呼。「你給我閉嘴,明天中午看我的就是了,中午給我乖乖在這邊等吃飯。」 「可是明天夫君他們預定要去看渠道修築的進度…」 「月英,不礙事的。眼下蜀國沒什麼大事,渠道晚兩天看、在這裡多待幾天也無妨。偶爾重溫耕田的日子也不錯,我也期待著祝夫人的好手藝。」 祝融聽到諸葛亮這樣說,仰高了頭朝黃月英冷哼一聲,扭頭就走。 遭受到莫名其妙的敵意和夫君說期待祝融手藝時的笑容,黃月英不知怎的,肚子也升起一把無名火。 「我、我去看看祝融怎麼了,等等再回來。」再遲鈍也總是同床多年的夫妻,孟獲摸摸後腦杓,訕訕地追了過去。 「世上也是有這樣相處的夫妻。」看著孟獲追過去的背影,諸葛亮躺下身子,頭自動地枕在黃月英腿上。 「你!」 「我歇一下。」 本是比自己還要拘謹的人,突然做出這種舉動,黃月英動都不敢動。 撥開諸葛亮臉上散亂的頭髮,看著諸葛亮平和的臉,什麼氣都消了。「你的羽扇呢?」 「和外袍放在另一頭,懶得拿了。」 黃月英隨手摘了幾片巴掌大的葉子,紮成一把團扇,輕輕搧著。 「不生氣了?」諸葛亮突然張開眼睛,晶亮的眼睛直盯著自己。 「我沒有生氣。」 「剛剛繃著臉還說沒有。他們夫婦兩都是直腸子的人,出什麼招就怎麼解吧。剛才飯菜幾乎都讓孟獲吃了,還有點餓。」 「你活該。」 「夫人教訓得是。」 「快歇會吧,下午有的是工等著你作。」 嗅著黃月英的馨香和泥土地的芳氣,久違的午憩時光。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