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FFX]親愛的老爸們—about BIRDS

黃昏時刻,亞隆在廚房內炒炒弄弄,陣陣的香味引人飢腸轆轆。 「喂!亞隆,飯好了沒呀,我快餓死了。」綁著紅頭巾的男人攤在椅子上叫囂。 「快好了啦!去叫布拉斯卡和提達來吃飯吧。」 「不用叫了,我回來了。」總是那麼溫和的布拉斯卡帶著人畜無害的微笑,從外頭走進來,自動自發地幫忙擺設餐桌。 傑克特懶洋洋地爬起來,拖著彷彿千斤重的腳往室內走去。 「提達,吃飯了。咦?」打開房門看不到提達,傑克特繼續在屋子內到處找人。 「碰!」一聲打開廁所的門,提達飽受驚嚇的臉愣愣地看著闖入的不速之客。 站在馬桶前面,半褪的褲子,只消一眼就知道提達在做什麼。毫不在意也一點都不會感到不好意思的傑克特,漫不在乎地說:「要吃飯啦,快出來吧。」 「知、知道了啦。快滾出去啦,色老頭。」提達尷尬地微紅了臉,催著不速之客快出去。 終於,大家都在餐桌就定位,開始愉快的晚餐時間。 今晚不知道為什麼,晚餐時間特別安靜。大概是因為平日吵鬧的來源者異常吧。 但是,沈靜不了多久,吵鬧來源者開始發言了。 「想不到,十年沒見,提達不只外表長高了,連他的小傢伙都『長大』了不少。」 「噗。」有人很不雅地把湯噴到對面的人臉上。 「亞隆,對不起,對不起。你沒燙到吧。」一貫溫和的人此刻驚慌失措地幫自己的護衛擦臉。 「布拉斯卡先生,沒關係的。」青筋隱隱跳動,亞隆隱忍著。這傢伙,吃飯時間在胡說啥阿。 「臭老頭,你在說什麼阿。」提達憤怒地拍著桌子。 「哎唷,大家都是男的,這有啥關係阿。更何況我是你老爸阿,看一下自己的兒子是正常的。不過,小子,你的小傢伙比起你老爹我的還差一些吶。哈哈哈哈!!」傑克特完全無視兒子的困窘和怒意,繼續說著。 「不過,話說沒來,亞隆的傢伙也挺可觀的。十年前,我們在幻光河邊……」傑克特回味似地摸摸下巴,大有滔滔不絕把往事都挖出來講的趨勢。「那天晚上的亞隆真是我認識他以來最可愛的一天了。別看他平日總是一臉大便,其實很熱情吶……」 「噗!!」又一口湯噴在所謂總是一臉大便的男人青筋暴露的臉上。 布拉斯卡害怕地看著對面的男子,如果身邊有刀的話,傑克特毫無疑問地早就被劈成兩半了。雖然他挺想知道十年前的那個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亞隆又是怎麼的「可愛」法,但是眼前救人命要緊。 「亞、亞隆。」盛怒的男人抬眼看了布拉斯卡一眼。「可、可以請你再幫我添一碗湯嗎?」一滴冷汗滑落臉頰,布拉斯卡鼓起勇氣,顫抖地支開亞隆。 「布拉斯卡先生,請您稍等。」重重地放下被折成兩截的湯匙,亞隆不甘地起身走入廚房。 「臭老爸,你閉嘴啦。」知道內情的提達再也受不了了,希望在出人命前,臭老頭能識相地閉上他的鳥嘴。 「呿!不想聽就算了。」傑克特訕訕地停止這個話題。 「對了,布拉斯卡,那你呢?」 「阿?」怎麼轉到他身上了。 「你的傢伙怎樣阿?尺寸如何?」傑克特不死心的繼續問。 「不,這…,我……。我們還是先把飯吃完吧。冷掉就不好吃了。」布拉斯卡苦笑地避開這個尷尬的話題,低頭猛喝亞隆新盛來的湯。 傑克特看大家都不太想理他,就無趣地閉上了嘴,拿起碗,唏哩呼嚕地仰頭一口氣把湯喝完。 安靜不了片刻,傑克特又開始語不驚人死不休。 「喂!提達,你的傢伙用過了沒阿?」 「匡噹!」碗猛然掉到桌下,碎成一片一片。 提達的臉轟然一下子,變得比外頭的夕陽還要紅。怎麼還是這個話題阿,還得寸進尺。 「我說的『用』是和女人有關的那種,你應該知道吧。不過用在男人身上也行啦,老爸我很開放的。」傑克特曖昧地笑了笑,饒富興致地看著提達。 一邊的另外兩個大人,一個不想搭理,一個則是偷偷拉長了耳朵要仔細聽。 「臭老頭,這關你什麼事阿。」提達窘紅了臉,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唷,唷,唷,生氣啦,該不會是沒用過吧。這樣不行唷,你可是我兒子耶。想當初,我在你這個年紀時可是萬人迷吶。薩那爾康德最紅、最厲害的水鬥球明星,每天晚上想倒貼我的女孩子不知道排到哪去呢。不過你放心,我和你媽結婚後就不花心了,哈哈。」說完,傑克特還不好意思地摸摸後腦杓。 提達一點都不想理他,雙手垂在椅子兩邊劇烈地顫抖。氣死人了,這老頭到底在胡說些什麼阿。 「兒子,難道你不知道該怎麼『用』嗎?」傑克特恍然大悟似地將矛頭指向另一個男人。「喂!亞隆,我兒子你是怎麼教的,這麼重要的事你沒教他嗎?」 「哼!」冷哼一聲,亞隆看都懶得看他一眼。 「嘖,算了。指望一個和尚是錯誤的,尤其是像你這麼古版不知變通的和尚。天知道你碰到女人會不會起疹子。」 「啪嘰!」第二枝湯匙斷裂,亞隆的頭上又多冒出一根青筋。和尚是惹到你了?誰碰到女人會起疹子阿。 「喂!兒子,還是你年紀輕輕就不行了?」傑克特充分發揮追根究底的精神,又把矛頭轉回提達身上。 「老頭,不理你你就越說越過份了喔。」 「不是阿。那到底是為什麼呢?我看你跟那個優娜很要好阿。一起旅行那麼久,應該已經發生什麼了阿。」 傑克特繼續兀自不停忘我的猜測,可是亞隆和提達卻注意到朗朗晴空好像閃過一陣白光,緊接著一聲悶雷在遠遠的雲端響起。 布拉斯卡臉上依舊掛著人畜無害的微笑,雖然好像開始有些僵硬。提達眼尖地發現到,布拉斯卡的額際彷彿有一種叫青筋的東西在跳動著。 「喂!老頭,我求求你不要再說了好不好。」提達邊害怕地偷偷觀察布拉斯卡,一邊央求害死人不償命的傑克特閉嘴。 「兒子,還是你比較喜歡那個阿爾貝特族的少女?我送你去史畢拉的時候出了點意外,讓你掉到那鳥不生蛋的地方遇到那個叫莉可的。不過我事後就趕快把你送到優娜那邊去了阿。」傑克特一點都沒察覺到異狀,繼續妄自猜測。 亞隆和提達察覺到桌子底下的地板開始結冰了,布拉斯卡的笑容則是越來越和善,和善到很假。而且,布拉斯卡的青筋越冒越多了。 「還是,你比較喜歡那個叫露露的阿。我知道她的身材比優娜好啦,但是她現在已經嫁人啦。雖然,人妻有人妻的好。」 提達感到一股寒意從腳底板直竄心頭。想跑,卻被一股視線牢牢盯著,動都不敢動。 「難道,你的取向比較特別,喜歡瓦卡或奇馬利?瓦卡是史畢拉第一個對你親切的人,所以有可能。但是他跟露露結婚啦,你死心吧。至於奇馬利,你想跟隆索族的交往我是不反對啦,但是那一族的腦筋比亞隆更死,你要小心。對了,亞隆是我的,你別想跟我搶。」 「哼!滿嘴胡說八道。」亞隆再也聽不下去他的胡言亂語,拿起自己和布拉斯卡的碗就往廚房走去。 提達眼看著唯一的靠山就要走了,熱切的目光在紅色身影的背後發出求救信號。但是不知怎的,亞隆就是沒察覺。 「喂!小子,我猜了這麼多種,答案到底是那個阿。」傑克特只記得要問答案,卻渾然無覺早已偏離了問題原本的重心。 「我,我幹嘛要理你阿。我要出去了。」奮力拔出被冰凍的雙腳,提達頭也不回地跑向烏雲密佈、雷聲大作的門外。 「嘖,都跑光啦。」傑克特看著只剩他和布拉斯卡的餐桌,興致索然的看了下四周。 「咦?布拉斯卡,你的表情怎麼有點怪?」 用力拍了一下,彷彿把布拉斯卡的魂拍回來一般。 「唔…還好吧。」回復成好好先生的布拉斯卡偷偷嘆了一口氣。 「嗯。如果有什麼心事,可以告訴我,別客氣。」不負責任地隨便說說之後,傑克特伸個懶腰,拍拍肚皮。「阿~好累吶,洗洗澡去睡覺吧。」 就這樣,結束了一個愉快(?)的晚餐時間。 ◇ 後話 天才濛濛亮,有一道人影悄悄進入提達的房中。 好不容易才剛剛睡著的提達,因長久的旅行訓練出來的警覺,馬上因身邊的異狀驚醒。 「誰?」 「是我。」 「布拉斯卡叔叔?」 「不好意思吵醒你,你可以跟我出來一下嗎?」 雖然是問句,但是堅定的口氣讓提達不敢拒絕。「喔,好。」 「記得把你的劍也帶著。」 滿腹的狐疑,但是提達也不敢多問,穿好衣服就提著劍來到屋前的空地上。 「提達,跟我決鬥吧!」 才剛站定,布拉斯卡就沒頭沒腦的提出這個要求,舉起魔杖開始要唱咒文。 「等、等一下。」悻悻躲過一道雷,提達趕忙阻止布拉斯卡念第二道咒文。「布拉斯卡叔叔,要決鬥也要告訴我原因阿。」 布拉斯卡深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有點咬牙切齒的說:「為了優娜。」 果然是昨晚同樣讓他睡不著覺的那件事阿。看著布拉斯卡斂去一貫的微笑,認真的表情,隱隱可以看到通紅浮腫的眼睛,還有眼下的黑眼圈。 可惡的臭老頭,心裡第八千六百三十七次咒罵著傑克特。都是他害的,現在最慘的狀況竟然是要跟大召喚士決鬥!?全世界大概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像他這般「幸運」的人了。 「布拉斯卡叔叔,你聽我解釋。」 「好,你說。」 「我和優娜真的沒什麼,一切都是我老爸在胡亂猜測。」提達流著冷汗,小心翼翼的解釋。 「哦?」布拉斯卡狐疑的挑起了眉,然後再次舉起了魔杖。「你是嫌我家優娜哪裡不好,竟然不喜歡她?是嫌她不夠漂亮?嫌她不夠溫柔?還是嫌她身材不夠好?還是說,你真的比較喜歡莉可和露露?還是甚至瓦卡和奇馬力都比我女兒好?」 「不、不是這樣的。好,我老實說吧,我對優娜其實有什麼。」提達害怕地提起劍以防萬一。 「嗯,果然還是我女兒比較好。」布拉斯卡欣慰地點了點頭。 正當提達要鬆了一口氣時,冷不防布拉斯卡又舉起魔杖對準了他,而且這次要命地對準下半身。 「說,你們進展到哪裡了?你碰了我寶貝女兒哪裡?」 「我、我啥都沒做,我只是單純喜歡著優娜的呀。」提達害怕地偷偷遠離魔杖一步,順便偷偷用劍擋住下半身。 「真的啥都沒做?」懷疑的眼光。 「我、我有親過她啦。」話說出口的瞬間,提達看到布拉斯卡眼底燃起火焰,隨即又冷冷地看著他。 「只有這樣?你到底是不行還是不會阿。」想到這,布拉斯卡就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父親難為阿。一方面捨不得女兒,可是一方面又希望女兒能「幸福」。 怎麼話題又轉到這裡來阿。第八千六百三十八次咒罵傑克特。「我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啦,我應該也不會不行啦。但是,在叔叔你認可之前,我不會再對優娜做什麼的。」 總算說了一句布拉斯卡聽得順的話。看著布拉斯卡卸去滿臉的防備,讚許地微笑點點頭,提達大大鬆了一口氣。 孰料,下一刻布拉斯卡又提起了魔杖。 「提達,想得到我的認同很容易。只要你能打敗我,我就認同你有保護優娜的力量。為了優娜,舉起你的劍吧。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看著布拉斯卡回復了一貫的溫和笑容,但是眼裡寫滿了認真,這哪裡「容易」阿。 「臭老頭。不要讓我找到機會報復你。」第八千六百三十九次的咒罵。 屋裡,亞隆站在窗邊,無奈地看著一大早就在大呼小叫的兩個人。提達真可憐阿,竟然被迫去招惹到了大魔王,而且還是因為大魔王最最掛心的女兒。 正在思考該如何解救提達的亞隆,冷不防地被人從背後抱住。 「亞隆,一大早不多睡點在幹嘛阿?」傑克特睡眼惺忪地靠在亞隆肩上。 「在思考怎麼收拾你搞的爛攤子。」亞隆沒好氣的回答背後的人。 「哎唷,別理他們啦。一大早吵死了。」傑克特的手開始不規矩地摸來摸去。「十年沒碰你了,讓我看看你的傢伙好不好。」 「………」 「亞隆。」 「嗯?」 「刀子拿開好不好?放在我脖子邊很危險耶。」 「沒關係,那又不是我的脖子。」 屋裡屋外一樣熱鬧。 ----終---- 為提達默哀,有那種爸不是你的錯。 噴湯那種老套搞笑都出來了 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