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FFX]終止的幻想(03)—十年孤寂

亞隆看著眼前開始耍脾氣的人,嘴角若有似無地輕扯了一下。易怒浮躁的個性和那個人真像啊,真不虧是父子。 亞隆雖然只是微乎其微地苦笑了一下,但在在都逃不過正瞪著他的提達。提達覺得自己被看輕,怒火燃燒得更熾。就算相處的時間已經十年,自己在他心目中永遠只會是個長不大的小鬼頭嗎?永永遠遠只能落後在他老頭後面,跟著他的步伐。 心中一股衝動油然萌生。當他察覺時,自己的唇已經印上了亞隆的。 終於,在這個男人的眼中看到淡然以外的顏色。帶著訝異,還有一絲手足無措。 還來不及仔細品嚐,提達就被亞隆猛力推開。 紊亂的呼吸,失去一貫冷靜的心跳。亞隆用力抹了抹唇,但那一瞬間的感覺卻一直盤踞不去。帶著苦澀,還有許久沒體驗到的眷念。 「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卻是那麼的粗嘎黯啞。 「做我想做的事。」相較於亞隆的狼狽,提達的態度是那麼理所當然。 提達拿出一個老舊的記憶天球,不好的預感隱隱傳來。 投射出來的影像中,兩個幾乎全裸的身體交疊著,急促的喘息,密合的下半身的顫動,刺眼的紅頭巾隨著擺動。接受的一方雙腿勾住對方的腰,主動迎向對方,貪婪地索求更多。交纏的唇和舌是那樣地令人臉紅心跳。 轟然一聲,思念的心情漫天舖捲而來,忘了去追究提達怎麼得到這段影像,也忘了去追究這段影像為什麼會被錄下來。 懷念的吻,懷念的擁抱,懷念的氣息,懷念的同伴,懷念的過去。 愣愣地看著自己和傑克特的交纏,心裡的感覺是苦是甜已經分辨不清,反倒是被傑克特和布拉斯卡拋下的孤寂感脫離夢中,開始向清醒的自己襲來。 沒有羞愧,沒有憤怒,亞隆的反應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彷彿有什麼崩潰了一般,僅剩的一隻眼睛中染上了脆弱和孤寂,是自己從來沒看過的。孤高的護衛,劃過右眼的傷疤是怎樣傷心的刻痕。 提達開始後悔自己一時氣憤的幼稚舉動,把亞隆心底的傷口惡很狠地再挖出來。 提達默默地提起隨身的長劍,把記憶天球劈成兩半。 亞隆坐在泉水邊,心不在焉地看著自己的手掌。恍惚中,意志的散換,讓自己的手開始變得有些半透明。為數不少的幻光蟲不知何時開始,在身邊飛繞著。 提達更亞地看著亞隆的手掌。「亞隆,你……?」 「其實,我早在十年前死了。」深深吐出一口氣,低沈的嗓音,用事不關己的語氣透露自己的秘密。「為了要完成承諾,我硬是留了下來。」 「亞隆,我……」 看著少年難過的臉,自嘲地牽動著嘴角。「沒關係的,你不用露出這樣的表情。起碼,因為這樣的身體,我才能藉由『刑』的力量,到薩那爾康得遇到你。」 提達再也忍不住,緊緊抱住亞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悔恨的淚水悄悄滑落。 「都成為護衛了,還這麼愛哭。小鬼就是小鬼,還是要讓人擔心。」亞隆輕拍著提達的背,反過來安慰他。 「我哪有。」想偷偷擦去眼淚卻慢了一步,亞隆以吻承接了淚珠。 「這滴為我而流的淚,我收下了。」順著淚水的軌跡,亞隆的唇曖昧地停留在提達的唇邊呢喃。 「接下來,是回報你的。這可不是給小孩子的睡前晚安吻。」在訝異中,提達不可抗拒地承接了這個吻。 細密而綿長的吻中,包含了亞隆內斂的溫柔,一如令人心安的懷抱。 驀地,唇上的觸感消失,緩緩張開眼睛,只看到紅色的被影像遠方而去。俐落的腳步,如往常般地蘊含堅定的信念,毫不遲疑。 這樣就可以了。看著自己一手呵護的雛鳥已經長出堅毅的雙翅,也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這樣,就行了吧,傑克特。 幻光蟲的飛舞在臉上製造出一閃一滅的絢爛色彩,然而映照出的臉部線條更加孤寂剛硬。 使命、責任、承諾、十年的孤寂,十年的折磨。 亞隆攏了攏衣襟,試圖對抗由內而外散發的寒冷,試著保存一點點的體溫。 無意撫過自己的唇,唇邊的溫暖還殘留著。淺淺笑了笑。悄悄,回味。 ----終---- 後記: ...................不知道該怎樣說的結局(淚奔)。 我還是比較喜歡「心愛的老爸們」系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