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FFX]終止的幻想(02)—死者之夢

【提達】 夜,無聲無息的襲來。亞隆斜靠坐在樹邊,遠遠望著不住跳動的火焰。營火周圍準備晚餐的同伴偶爾有碎碎私語傳來。 和同伴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不想太靠近,但又不由自主想汲取生命的溫暖氛圍。背後,是馬卡拉尼亞森林無艮的幽暗,冰冷的空氣,野獸時高時低的夜嚎,還有冰塊結晶脆裂時的「叮叮」聲響。 處在溫暖和陰暗的交界,恰恰適合自己,不屬於生命的溫暖脈動,也不甘落在死亡的冰冷黯淡。 每到夜晚時刻,總是這樣獨處。舉起酒壺,豪氣地灌下一大口酒,想麻醉自己的神經,想在恍恍惚惚中沈溺在過去,幻想著不可能會有的未來。懷念過去當布拉斯卡護衛的日子。懷念傑克特—那個至今回想起來還是讓自己百感交陳的人,是愛是恨,理不清也剪不斷,因為現在的自己和他有著共同的牽絆—提達。 「亞隆,亞隆。喂!大叔,吃飯了。」不理會朦朧中聽到的呼喚,只想繼續沈浸在回憶中,不耐煩的擺擺手,趕走了擾他夢的人。 「提達,亞隆先生不吃飯嗎?」 「別管他,他好像喝了酒睡著了………………」 漸漸遠去模糊的意識,緩緩隔絕了外界的聲音…… ◇ 「勇敢的召喚士啊,我要賜與你我的祝福—究極的召喚。」 「選擇吧。選擇你的祈禱之子吧。」 「思念的力量、羈絆的力量,維繫著的情感就是究極召喚的力量結晶,就是打倒『刑』的光芒。」 「用生命來交換吧,來交換人民的悲傷。千年的輪轉,千年的羈絆,這是人不可消滅的『罪』。」 低沈迷濛的女聲,蠱惑著自己。 迷離中,看到布拉斯卡像是被附身操控般,隨著那模糊的女人身影舞動著手中的魔杖,開始喃喃地唱頌咒文。 詭異的音節奪去了全身的力量,極度不舒服的感覺由耳朵竄流到四肢百骸。古老的咒語,難辨的語言,催逼著自己想要大聲的吼叫。 「嗚啊!」突如其來的哀鳴聲,吸引住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忍不住回過頭去看,看到了傑克特痛苦地抱住頭,全身幾乎都快蜷縮起來。一陣怪異的光芒從傑克特的體內發出,是錯覺嗎?傑克特的身體似乎漸漸在膨脹著,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吼叫聲也完全變成了野獸的。 「不,布拉斯卡!傑克特!不要!快停止啊!」強撐起身子,拖起大刀,奮力往優娜蕾斯卡衝去。還沒接近到優娜蕾斯卡的身邊時,就被一道無形的牆所反彈。 跌倒在地的自己渾身失去了力量,連掉落在自己身邊的武器都無法握住,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布拉斯卡一遍又一遍地唱頌著咒文。 隨著咒文唱頌越來越多遍,布拉斯卡的聲音也越來越虛弱,嘴角也開始滲出鮮血。 一路守護著布拉斯卡完成使命,此時此刻看到自己用生命保護的召喚士正一點一滴地流失生命,心裡除了傷痛還是傷痛。和布拉斯卡的感情早就超越了召喚士和護衛的關係,布拉斯卡感覺更像是自己的導師、摯友、兄長。是啊,家人,自小就是孤兒的自己的第一個家人。 和布拉斯卡的虛弱成反比地,傑克特的身體無限的膨脹,外型漸漸失去了人類的模樣。彷彿吸收了布拉斯卡強大的魔力般,力量的波動不斷擴散開來。血紅的眼睛裡早就失去了原本戲謔人間的態度,取而代之的是弒血的光芒,迫不及待想要破壞什麼的野獸的眼睛。 變成利爪的雙手,耳邊一直不停的怒吼聲。傑克特,已經完全變成了祈禱之子,足以打敗「刑」的獸。 傑克特全身蓄滿的力量,凝聚成一個個火球,猛力地向刑攻擊。平時無敵的刑此刻卻像毫無防備般,處於挨打的情況。 麻木地倒在地上看著納吉平原上的戰爭,一切看起來是那麼地虛幻而不真實。這就是最終之戰嗎。 莫名的不安和空虛感襲來。不想要這種結局,不想要這種代價,不想知道這麼殘酷的事實,不想、不想………。 和著血,一種溫熱的液體由臉頰緩緩留下。好想,有一雙手緊緊的擁抱住自己。 ◇ 由夢中醒來,悄悄拭去臉上的淚。 隨著旅程的推進,作這個夢的頻率也愈來愈高,夢中的場景、感受,也愈來愈清晰。 看向營地,營火微弱地苟延殘喘。那個小鬼和優娜好像不在。幸好,森林的邊緣還算平靜,應該沒問題吧。 亞隆拎起酒壺,打算去泉水邊洗把臉。 在泉水邊,似乎有兩道人影緊密地靠在一起。亞隆識趣的不靠近,正在盤算哪裡還有清水。 「很晚了。我該回去了,不然奇馬利會擔心。」 「嗯,你先回去吧。我還想再待一會。你路上小心。」 「嗯,晚安。」 優娜看到亞隆時嚇了一跳。羞紅著臉,輕輕點了一下頭,就快步往營地跑去。 目送著優娜離去的提達也發現了亞隆。亞隆沒說什麼,自顧自地走到泉邊汲水。 「你醒啦。」 「嗯。」 「肚子餓嗎?」 「不會。」 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氣氛尷尬地凝在空氣中。雖然沒人跟他說,但是提達心裡認為和優娜產生情感會讓她放不下,會讓她產生猶豫和遲疑。愛她越深,對優娜最後的結局就越殘忍。基於此,亞隆應該會生氣吧。 「你都看到了吧,我和優娜……」 「嗯。」亞隆沒給其他反應,繼續作自己的事。 「你都沒啥想說的嗎?」出乎意料之外的淡漠,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模樣,讓提達動了肝火,有些生氣地抓住亞隆的手。 「你們的事其實大家早就多少察覺到了,而我則樂見其成。布拉斯卡和傑克特各自把優娜和你託付給我。如果你們能找到自己的幸福,那我的責任也盡了,很好啊。」 提達頹敗地放開亞隆的手,在亞隆身邊坐下。「我對你而言,只是一個我老頭丟下的包袱罷了是吧。我討厭他,為什麼他都失蹤那麼久了我還脫離不了他的陰影。」 提達抬起頭注視著亞隆。「我對你而言只是一個承諾下應盡的責任嗎?」 亞隆嘆了口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責任?應該不只是這樣而已吧。 提達看亞隆一副不想回答的樣子,肚子裡的無名怒火燒得更旺,不自覺越來越提高了音量。「喂,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你一點都不尊重我。還有,優娜的事情,甚至所有的事情你一開始就知道了吧。為什麼都不告訴我?」 嘖,開始翻舊帳了。小鬼就是小鬼。亞隆再次嘆了口氣。 「不要敷衍我,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聽到了沒!」提達再也壓抑不住怒氣,狠狠地抓住亞隆的肩膀,幾乎用盡全身力氣在亞隆耳邊吼叫。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