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網王]王子之吻(全)

「鈴~~」吵死人的鬧鐘開始響著,可惜只叫醒一隻手,啪一聲把煩人的鈴聲打斷。 「龍馬,該起床囉。你今天不是要和社團的人一起去九州旅行嗎?」溫柔的嗓音卻叫賴床的人嚇得從床上驚醒。看看時間,所剩不多。如果遲到了,說不準又要喝什麼特製乾汁。 用極快的速度梳洗完畢後,抓起行李就要往外衝。「我出門了。」 「等等,龍馬,你不吃早餐嗎?」 「媽媽,我來不及了。」 「那起碼把牛奶喝了吧。」 乖乖地喝牛奶時,眼角撇到橫臥在走廊的大型障礙物。雖然看起來像是在看報紙,但是看他臉上那詭異的笑容,肯定又是在偷看黃色書刊了。 一把焦躁的無名火升起,經過他時,故意一腳踩下報紙和黃色書刊。 「喂,小鬼,你幹嘛踩我的書。」 「哼。」稍微抒解心情,王子大人就往玄關走去。 南次郎再也受不了,抓者書一把跳起來。「小鬼,你看,這麼好的書,你竟然踩得下去,這是我的珍藏耶。」說完,還攤開一頁拉頁海報,在龍馬眼前晃來晃去。 「哼。」 「算了,毛沒長齊的小鬼怎麼能瞭解這本書的價值,大爺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聽到那句禁語,心情馬上盪到谷底,回頭狠狠瞪那臭老頭一眼,「碰!」一聲用力甩上大門。 「龍馬,你終於到了阿。」 氣喘吁吁趕到車站時,果然大家都到齊了。 「差點就趕不上新幹線了呢。」 「手塚部長不在,不然就要被罰跑50圈了。」 「要不要換嚐嚐我特製的乾汁以示處罰阿。」 龍馬不答腔,抬起頭瞪了一眼,威力之強,大家都乖乖閉了嘴。看來今天早上王子大人心情很不爽。 最後是龍崎老師解決了這僵持的低氣壓。「好了,有什麼事先上車再說吧,手塚還在九州等我們呢。對了,昨晚手塚有打電話給我,說他今天要去醫院複診,所以會晚點到,叫你們先玩。那,我們出發吧。」 當抵達九州的溫泉旅館時,已經是下午。 不同於東京還很濕冷的天氣,一片燦爛陽光,門口的櫻花樹也盛開了一樹繁榮。寬闊的原野,奢華地被自然美景包圍。 和風的溫泉旅館,瓦片搭成的斜屋頂,全木頭的樑柱和地板,給人一種復古而溫暖的感覺。 穿過包圍日式庭院的走廊就是他們接下來要住的房間。打開門,經過小小的玄關就是一間寬敞的十人和室。淡綠色的塌塌米地板,透出一股藺草特有的清新香味。 一向比較偏好日式風格的龍馬開始越來越期待這次的旅行。 打開通往溫泉池的門,寬敞的露天溫泉展現在大家面前。青石地板延伸到天然的石塊所堆砌而成的池邊。毫不吝嗇的大溫泉池,周圍被人高的竹籬笆圍繞著,但是卻一點也不影響到欣賞由布岳。 青湛湛的由布岳矗立在前方,沒有遮蔽的天空,連帶心情都開闊起來。沒有任何牽掛沈浸在天然的溫泉裡,就像是回歸到壯闊的大自然懷抱一般。 龍馬第一次體驗日本的溫泉,迥異於美國壯觀、巨大的純天然景色,他更喜歡日本這種娟秀、細緻的風情。 「龍馬,日本的溫泉很棒吧。」 「嗯。」 「我以為你這次又會說『還差得遠了』呢。」 「我又不是只會說那句。」 泡得久了,覺得有些熱。龍馬手撐在石頭上,準備到池邊休息一下。 不料,手一滑,直直往池底栽去。 菊丸英二眼明手快,一把將龍馬撈起來。「小心點,沒事吧。」 「沒,沒事。」 「咦?龍馬,你怎麼那麼輕阿。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 「不好好吃飯是長不高的唷。」 「每天有沒有喝兩瓶牛奶啊?還是要我幫你特別調種營養蔬果汁?」 「看他身上沒幾兩肉就知道一定沒好好吃飯。」 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在溫泉池內欣賞美景的諸位學長們都圍了過來,觀察他比欣賞由布岳有趣嗎? 「你們真是囉唆。」龍馬努力掙扎卻掙不開,就這樣繼續「掛」著。 「錯過寶貴的成長期就很難再長高了喔。」 「恩恩,永遠都這麼矮就糟了,會沒有女孩子喜歡你喔。」 「說到女孩子,龍馬你那裡……。噗哈哈,『你還差得遠了』。」桃城捅上最後一刀,大家的視線都轉移到龍馬尷尬的部位上。 龍馬想到早上出門前那臭老頭促狹的語氣和桃城現在的差不多,怒火又起。抬起腳狠狠朝眼前的桃城踹下去,並借力掙脫菊丸的手。 「啪啦!」門被用力甩上,越前龍馬頭也不回地離開。 真是,越想越不爽。牛奶又不是今天喝明天就見效的。賭氣地一口氣買了五罐牛奶。 經過大廳時,剛好看見手塚提著行李進來。一陣子沒見面,部長還是沒什麼改變,臉上還是那一號表情。 「越前,大家呢?」 「在溫泉那。」 「嗯。那麻煩你先帶我去房間裡放行李吧。」 放下行李後,手塚從櫥櫃裡拿出一件適合的浴衣,背對著龍馬開始脫衣服。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手塚修長的手指開始在解袖口的鈕釦時,龍馬心裡開始萌生一種異樣的感覺,視線再也不能移開。 襯衫由肩膀滑下,露出光裸的背。纖瘦的身材,但因為打網球的關係,肌肉長期受到訓練,倒不至於可以看到很明顯的皮包骨。 視線隨著襯衫滑到腰間。部長的腰太細了,他才是沒好好吃飯的人吧。自己的手能不能完全環住他的腰呢? 自己竟然會這麼想!平常在社團休息室裡,應該已經看慣了大家的裸身。為什麼今天會突然注意起來,而且開始覺得浮躁? 打開一瓶牛奶,仰頭喝下,冰涼的溫度幫自己降溫。 手塚換好浴衣回轉過身,龍馬覺得自己的體溫又回升了一些。是什麼樣的男人這麼適合穿浴衣。 高瘦的身材,帶點纖細的感覺。領口露出一點點白晰的肌膚和線條優美的鎖骨。幽雅的脖子,清麗、禁慾的面容,銳利澄澈的眼睛。和平日穿社服的他不同,多添加了一份知性的文氣。 手塚跪坐在塌塌米上,把換下來的衣服規規矩矩地折好。微彎的腰,可以從領口看見更多藏在衣服下的肌膚。 龍馬將自己的身體靠向手塚。因為距離近乎失禮,所以手塚只能微微把身體向後傾,拉開距離,直到感覺背部碰到了柱子。 「越前,有什麼事嗎?」 「部長,我想問你,你覺得身高會是問題嗎?」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人摸不著頭腦,但是看到地上的牛奶瓶,猜測著他是為了自己的身高而煩惱。 「身高對網球而言不是絕對必要的,而且我認為你還會再長高。」 「那部長會因為身高太矮而不接受嗎?」 「我認可的判準是實力,不是身高。」 「那就算我年紀比較小,而且也比你矮,你還是會接受我囉?」 雖然不知道問到最後越前到底要確定什麼,手塚還是據實以答。「越前就是越前。」 「那………………」 「?」 龍馬越靠越近,手塚卻已經沒地方可以退,雙眼定定看著他,想找到他的企圖。 龍馬雙手搭上手塚的肩,幾乎全身都趴在他身上。頭持續前傾,超越了危險的警戒線,唇要互相觸碰的瞬間…… 「越前。」 「?」 「河村來了。」 回頭看到呆掉的河村站在房門口,龍馬的耳根開始發燙。 自己好像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了,儘管如此,沒拿球拍的溫和河村還是僵硬地開口。「手塚部長你來了阿,大家都在等你呢。還有,那個,越前你沒事就好了。那,我先回溫泉那了。」 河村一說完,飛也似的逃走。 龍馬覺得尷尬,可是手塚卻好像絲毫不在意。 「越前。」 「?」 「你還要再去泡溫泉嗎?」 「好。」雖然恨不得離取笑他的學長們遠遠的,但不甘心只有他們能和部長一起泡溫泉,龍馬有點傻傻的答應了。 「啊,那不是手塚部長嗎?」其他成員們看到手塚都很高興,大聲地打著招呼。 「各位,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真的好久沒看到部長了呢。有點懷念魔鬼式的罰跑球場100圈吶。」 「那麼,各位有沒有在我不在的時候認真練習阿。」 「拜託,饒了我吧。這種時候就該好好放鬆心情了呀。」 延續了見面時的快樂,熱鬧的氣氛一直延續到深夜大家在龍崎老師的命令下就寢。 而龍馬,幾乎整個晚上都心不在焉,視線一直離不開手塚。 睡前,偷偷選了手塚旁邊的床位。腦海裡一直重複迴盪下午的情景,直到意識漸漸模糊。 晚風吹得櫻花樹沙沙作響,寂靜的深夜,櫻花花瓣無聲地在空氣中飛舞。 不知道是因為睡不慣塌塌米,還是因為滿腦子都被「那個人」的背影所佔據,越前龍馬突然清醒過來,睡意消失無蹤。 緩緩睜開眼睛,卻不由得被近在眼前的景象給震得摒住了呼吸。 滿月的皓白月光透過落地窗照入和室內,靠近窗邊被染成一片銀白的月之華暉,潔白乾淨而靜謐。 睡在最靠窗的手塚部長面向著自己,極近的距離,隱隱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皎亮的月光將他的臉照得清清楚楚,呆住的龍馬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仔細觀察這在他心裡佔有一席之地的容顏。 略長的頭髮溫順地貼在頰邊,順著髮線是覆蓋在其下的眼瞼。沒有了眼鏡的屏蔽,可以清晰地看見他的眼,他的眉。閉著的眼睛,掩去了平日銳利而冷冽的眼神。同時,龍馬意外地發現手塚的睫毛密而長,形成一道美麗的弧線。 順著挺直的鼻梁而下,是手塚的唇。略薄,但是形狀完美。平日總是緊緊抿著僵硬的線條,此刻雖然還是抿著,線條卻柔和了許多。 浴衣的衣襟微微敞開,鎖骨、平坦的線條、光滑略嫌白晰的肌膚,若隱若現之中更是誘人。 沐浴在月光下的手塚就這麼無防備地擺在自己眼前,不到二十八公分的距離。龍馬剎時覺得口乾舌燥,心跳砰咚砰咚,大聲到像是會將所有人都吵醒。 晚風又起,櫻花花瓣趁著風勢,飄入和室內,緩緩落在手塚頭髮上。龍馬輕輕伸出手,捻起那片花瓣。視線流轉回手塚臉上時,再也忍不住輕輕將自己的唇貼上手塚的。 僅僅是貼著唇,龍馬就覺得心眩神迷,滋味比想像中要好得多。鼻間則充斥著手塚身上殘留的沐浴乳的香味。 手悄悄由手塚的衣襟伸入,輕輕放在腰側,感覺腰間柔軟的肌肉、肌膚的觸感、比常人略低的體溫。龍馬由手、由唇,感覺自己的溫度傳染給他。 除了初春的晚風吹動櫻花樹的沙沙聲外,周圍悄然無聲,時間彷彿也凝止在靜謐的空氣中。 「唔~」突如其來的囈語嚇了龍馬一大跳。 手塚的眼瞼微微動了動,龍馬飛快移開自己的唇,拉開距離,閉上眼睛裝睡。可是手卻來不及抽回來,就這麼尷尬地繼續放在手塚的腰間。 張開仍帶著惺忪的睡眼,因為沒有眼鏡,周圍的景色看得不是很真切。覺得有些冷而下意識地想把衣襟攏好,卻意外地摸到一隻不屬於自己的溫熱的手。 意識又清醒了幾分。湊上前仔細看,看到龍馬僵硬的睡臉。 感覺手塚溫熱的氣息吹拂在自己臉上,龍馬緊張得心臟都快繃出來,那隻手更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越前?」聽到手塚低沈的嗓音幾乎就近在耳邊輕輕叫著自己的名字,龍馬差點就要睜開眼睛回應他了,手塚接下來想做什麼? 「你也會冷嗎?」聽到這句手塚的喃喃自語之後,龍馬感覺手塚幫他輕輕把棉被拉上蓋好。 手塚的身體騷動了幾下之後,就沒了動靜。可能是又睡了吧。 突然,一隻手橫過腰部,搭在自己腰上,自己的身體也微微觸碰到另外一副身體。 「越前真是溫暖。」呢喃完這句話,那隻手的主人就又沈沈睡去。 過了許久,感覺手塚近在咫尺的鼻息漸漸穩定之後,龍馬才敢偷偷張開眼睛。 龍馬開始懷疑到,心跳加快可以快到什麼極限。 手塚姣好的面容離自己更近,只要微微向前就能再次吻到那誘人的唇。彼此的手則有些曖昧地搭在對方的腰上。然後,龍馬還要命地發現,手塚幫自己蓋上的是他的棉被。就這樣,兩人以相擁的尷尬姿態,共享一床棉被。 龍馬也不再客氣,挪了挪身體,整個人依偎在手塚身上。有時候,身高不高也是不錯的。 今晚就暫時這樣吧。龍馬滿足地偎在手塚懷抱裡。畢竟,他可沒忘了同房間內,還有整的網球社的其他校隊成員吶。 清晨,太陽還沒完全露臉。不二周助是第一個起床的人,環視一下,卻發現少了龍馬的身影。這個賴床大王是不可能早起的。再仔細一看,看到部長的棉被下……。嘴角浮現笑容,但是卻給人一種全身起雞皮疙瘩的神秘感。 第二個起床的是海堂薰,晨間慢跑的習慣讓他早起。「嘶……」(?) 第三個起床的是副部長大石秀一郎。由於睡在龍馬旁邊,馬上就發現龍馬消失的事實。再往更旁邊看過去,臉色突然發白,嘴角抽蓄著。這究竟是……? 緊接著大石後面,第四個起床的是乾貞治。戴上眼鏡後,先是發現表情怪異的大石,順著他的視線,看到了那副光景。眼鏡上的反光閃動了一下,拿起隨身的筆記本,飛快地寫著。 第五個起床的是桃城武。不二和海堂一起由盥洗室回到房內。不知道是慣性還是啥的,海堂踩到了桃城的腳。「好痛。」桃城馬上痛醒,瞪視著罪魁禍首,可是對方一點理他的意思都沒有。 「你這傢伙,一大早就找碴嗎?」桃城的大嗓門吼著,其他還沒起床的人也被他吵醒。赫然驚覺自己做了蠢事的桃城猛然驚醒,帶著歉意看看周圍被他吵醒的伙伴們,當看到窗戶邊的光景就定格了。 手塚迷迷糊糊地掀開棉被,摸索到眼鏡,戴上,坐起身。 周圍詫異的眼光包圍著他。低下頭,看到蜷縮在他身邊的賴床大王。自己完全不知到龍馬什麼時候開始和自己同睡一張墊被。絲毫沒被桃城的大嗓門影響到,王子大人依舊熟睡著,一隻手還伸到自己衣服內。 昨晚到底……………? 安靜,房內實在安靜到近乎詭異。別說一根針掉到地上了,就算是一根頭髮掉落都聽得到。 和室的拉門猛然被拉開,指導老師龍崎堇突然闖了進來。「大家,該起床了。食堂已經準備好早餐了,別再發呆了。喂,越前龍馬,快起來了。」 「Please give me five more minutes, or give me a morning kiss and morning hug.」突如其來的英文比不上接下來的動作所帶來的震撼。龍馬眼睛還沒完全張開,雙手緊緊抱住身邊的人,送上一個吻。 「!!!」眾人的倒吸一口氣,不二更加燦爛的微笑,手塚的迷惑,龍崎老師的嘆息。「唉,現在的小鬼實在……。」 今天的天氣大好,暖暖的春風吹在臉上很舒服。九州盛開的早櫻將四處妝點得一片粉嫩。王子大人今天的心情也大好,不時抬起頭,瞇著眼看飛舞的櫻花。 手塚仍是平時的一號表情,一點都不被周圍所影響。 桃城走到龍馬身邊,臉上堆了滿滿不知所謂的笑容。用手肘撞撞他。「龍馬,想不到你蠻有一套的嘛。昨天我取笑你像小孩一樣真是失禮了。」 雖然不太知道桃城到底在說什麼,但是龍馬還是搬出了他的招牌台詞:「你還差得遠了。」 (終?) 後話: 回東京的前一天,青學的大家在吃完晚飯後,齊聚在房間內聊天。 「啊~好快,明天早上就要回去了,真想多玩幾天。」 「練習荒廢太久不好。」 「部長真不虧是部長。別老是這麼緊繃,放鬆一下啊。」 「不久,三年級的學長就要畢業了,如果大家能一直在一起有多好。」 「如果一直繼續打網球,總有一天能在球場上再見面的。」 「有你們在,青學的網球社一定能更加的茁壯。」 「尤其是你,越前。你才一年級,未來就靠你讓網球社發光了。」 「是阿。不過,如果你每天能多喝兩瓶牛奶就好了。」不知死活的桃城開始點火。 「部長。」 「不二?有什麼事嗎?」 「關於龍馬……」 「?」 「早上的吻,你覺得如何?」不二開始投下炸彈。大家聽到這個話題都豎起了耳尖。 王子大人則是刷白了臉。早上的吻?該不會是自己無意識……。難怪桃城今天早上說了很奇怪的話。 「不怎麼樣。早安吻只是親子間一種親暱表現。越前的習慣吧。」 大家聽到這答案有些失望,就這樣阿,沒別的含意嗎? 不過龍馬的失望和大家不同。不二則瞇起眼睛,笑意更深。 「不過…」 「?」 「我沒想到連舌頭都要伸進來。」 「舌、舌頭!!」都做到這種地步了,手塚還覺得這只是平常的早安吻?他到底……。不過,話說回來,大家確實都小看龍馬了。 王子大人不可思議地看著手塚,失落感佔滿胸。不過隨即轉換心情,決心要征服新挑戰。 有趣的事剛要開始。 ---終--- 終於寫完了,這下真的結束了。雖然最後一句是「開始」。 感謝大家耐著性子看到最後,這是我唯一一篇網球王子的文,請大家多指教了。 (手塚部長真的很難寫阿,我完全抓不住他的情感波動,希望不會把他寫得太木訥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