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任性(全)

 

入氣少,出氣多。走到這最後一步,郭嘉腦子裡還留轉的剩什麼?


醫者放開搭在郭嘉腕上的手,退開他床邊數步,同個房間內的家眷開始發出低聲悲泣。


 

夏侯惇在駐守地收到傳書,知道郭嘉過世的消息時已經接近黃昏。回望許昌方向,低嘆一口氣。


夏侯惇一邊琢磨著什麼時機回轉許昌弔唁郭嘉,一邊漫步回自己房裡。


脫下外衣時,摸到馬差送來的文件,拿出來反反複複又讀了一遍。


郭嘉的病也拖了好一陣子了。本人像是一副對自己的死期看破一般,拼了命寫了如山的謀策呈給曹操,不論是眼下的兵略,或長遠後的國策。


曹操曾拒收,甚至用了非郭嘉本人來報則不收的下策。君臣執拗的拉鋸戰,曹操輸了,在郭嘉堅持要拖著下不了床的身體去見曹操時。


之後每隔二、三天曹操就去見郭嘉一次,半是聽他的對策,半是親自迫郭嘉喝下一碗一碗的藥。


那樣的日子能拖多久?


直到郭嘉昏睡的時間比醒著的時候多,曹操開始懷念起郭嘉可以完全無謂地對著自己的直言大罵。


郭嘉的死期只是早晚的問題,但真的面臨時夏侯惇胸懷裡還是一口氣哽著,那個人應該更是不甘吧。


心緒轉到此,突然一個念頭閃過,夏侯惇推開後窗。


看到曹操蹲坐在窗下,該覺得訝異還是果不其然?


曹操抬頭望了夏侯惇一眼,順著夏侯惇伸手一拉,爬過窗子進到房裡來。

 

 

「嘖,還是一樣無趣的房間。」曹操掃了夏侯惇房間一圈,除了必要的床和桌子外,就一個五斗櫃上放把夏侯惇慣用的刀。「我給你的東西呢?怎麼都沒掛出來?」


「會在這邊待多久也不知道,字畫我放許昌家裡了。下次你要來時先派人跟我說,我叫人拿來掛。」


「筆來。」


習慣曹操的隨性所至,夏侯惇拿筆略沾了點墨,遞上。


曹操接過筆,二話不說直接往空蕩蕩的牆上畫去。豪快地一頓點、一橫畫,「口」字下面仰橫轉短撇,微弓的長豎直下,途中卻斜了開去。手勢一時收不回來,該有的那一勾怎樣也回不了筆。


曹操望著牆呆楞了一下,自己方才是想寫「郭」?


「都是群任性的傢伙。」


「唔?」


夏侯惇沒聽清楚曹操的低喃,湊上前想問。


沒想到曹操猛然回頭,揪住夏侯惇的領子就是一串大吼。「我說你們都是任性的傢伙。說什麼命都交給我,要跟隨我一輩子。命在哪?一輩子又在哪?主公、主公,誰真的把我放在心底?愛走就走,我有說那條命我不要了嗎?」


低頭看著曹操怒極的臉,夏侯惇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夏侯惇!」


「是。」曹操揪著夏侯惇的手還在顫抖。連名帶姓一起叫,曹操想說什麼?


「你立過誓說過你這條命是我的?」


「是。」


「那我親口說可以之前,休想隨便把你的命丟出去,聽到了嗎?」


雖然時機不是很對,夏侯惇不禁微微露出苦笑。「是。我這個人裡裡外外,連我這條命都是你的。」


「嗯,很好。」聽到夏侯惇再次承諾,曹操像是放心了一般,鬆開夏侯惇的領子,轉身又要跳出後窗。「我回去了。」


那邊好夏侯惇完全不瞭解。


「等等!」夏侯惇一把又拉回曹操,不由分說把他納在自己懷裡。


「要我承諾幾次都可以。我夏侯惇這條命永遠都是曹操你的,只有你有權力奪走它,聽清楚了嗎?阿瞞。」


最後一句「阿瞞」,曹操環在夏侯惇背後的手揪緊了夏侯惇的袍子。


「你不會有機會反悔的,永遠。」

 

(終) 

 

------------------------------

出發點是想寫曹操,想些他對於臣子的死亡抱持怎樣的反應。
對曹操來說到底是手下大將的死亡可惜還是自己的親人?

「絆」是曹昂,這篇是郭嘉。
說不上哪個對曹操來說比較痛。

曹操手下能人無數,有幾個人真的刻進他的心裡?
我想郭嘉是其中一個。但關於郭嘉我收集的資料還不夠多,第一次登場就是讓他喘最後一口氣了 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