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西涼詞(上)

時值仲秋。自劉備定遷西蜀,在諸葛亮的囤田及內政推動下,川蜀今年是亂世中難得的豐年。 中秋之日,蜀主劉備延請因為家鄉遠而無法回家的將士們。全營特別多配給了酒糧,而官階高的將領們則和劉備同席。其中,當然少不了諸葛亮和五虎將等,但偏偏,今年就是看不到馬超、馬岱兄第二人。 馬超事前有向劉備報備過今年不克參加,也有差人送口信告知趙雲。但少了馬超,雖然張飛和往日一樣熱熱鬧鬧,趙雲總覺得不能十分盡興。 隨便找個不勝酒力的理由,趙雲提前離席。 夜風一吹,醺然酒意清醒不少,更添幾分涼意。平日總嫌馬超黏人,今晚一人走在暗夜路上竟是覺得清冷孤單。 腳步不自覺往馬超和西涼舊部居住的區域去。才靠近,就遠遠看到升起的營火,依稀和著喧鬧。原來,馬超是和昔日弟兄一起過節去了。 雖然意識到這該是屬於西涼部眾獨有的時光,但趙雲忍不住好奇想看看是怎樣的光景。兜上了斗蓬,悄悄靠近。 廣大的操場上升起一簇一蔟營火,不只是現役的兵將,因老、因病而退役的弟兄也在其中。大家團團圍住營火,大口喝酒、大聲喧鬧。 操場正中央升起一蔟最大的營火,圍聚的人也最多,馬超應該是在那邊吧。 趙雲躲在圍觀的人群中,果然馬超就坐在馬岱旁邊。 今夜,馬超脫去平常慣穿的錦盔銀甲,穿上趙雲從未看過的胡服。頭頂裝飾著雉雞翎毛的毛氈皮帽,平常藏在龍形頭盔下的淡色頭髮紮成一條辮子垂在腦後。身上穿的是駝色左衽及膝袍,左肩上斜披著白毛虎皮。仔細看得話,耳朵上似乎還掛著襯身的耳飾。 馬超本就混著胡人的血統,五官輪廓較一般中原人深之外,淡褐色的頭髮平日藏在頭盔下,淺棕色的眼睛要極近細看才看得出光線反射下的一絲碧藍。加上平日和大家相處說得一口標準的中原話,意識不到他來自遙遠的北方。今夜偶然看到馬超另一種裝扮,趙雲覺得一下子和他離得好遠。 伙房年近六旬的張伯提著酒罈走過去給馬超斟了滿滿一碗酒,大聲地講了些什麼。馬超聽完後開心地笑了,但趙雲卻半句西涼話都聽不懂。 馬超仰頭一口把碗裡的酒乾了,站起身來放開喉嚨開始唱。 馬岱拿著皮鼓幫他打著節奏,周圍喧鬧的聲音一下靜了下來。慢慢地,有人也加入了馬超的歌聲,粗嘎雄厚的男聲唱著趙雲沒聽過的調,聽不懂的詞。 不同於中原小調的秀氣溫婉,西涼詞是無矯飾的隨性。放大嗓子廣天闊地,是呼應大漠的遼廣,是馬上男兒的豪氣。 天上高懸的月亮看起來是那麼遠,但和照耀著西涼大地的是同樣的皎月;天上閃爍的星斗看起來是那麼疏,但和點綴著西涼夜空的是同樣的繁星。可是眼前的大地是被群山圍繞的府中之國,不是西涼望不到盡頭的大漠,沒有細沙堆成的彎月丘在月光下放著銀芒;嘴裡喝的酒是穀物細釀的杜康,不是西涼入口辛辣的粗釀,沒有奶酥酒飄散的腥臊味在空氣中漫著醺然。 隨著歌聲,有人嗚咽了起來。馬超雖然還是掛著笑容唱著,但那笑容少了份灑脫,多了份重量。一邊的馬岱也微微紅了鼻頭。 趙雲不忍再看下去,自己不該窺視馬超藏在心底深處的西涼。推開圍聚的人群,想趕快離開這個自己不該闖進的空間。 離去時,好像瞥到馬超往自己的方向看過來,但這只是讓趙雲更拉緊斗蓬蓋住自己,近乎跑步地逃開。 終於回到自己的房間,趙雲重重地將自己摔在床上。「月圓人團圓」該是多美好的一個詞,但對離家千里遠的西涼人來說,那是怎樣的心酸。歸鄉路千里,對馬超而言,西涼不止千里遠,被曹操滅族之痛無法忘卻。馬超,還有「鄉」可回嗎? 習慣了馬超的溫柔以待和寵愛,今晚無意間窺視到西涼面孔的馬超,才意識到他嘻皮笑臉後背負著的重擔。西涼部眾現今唯一可以仰望的對象阿。 忘不了方才馬超那抹沈重的笑,壓得趙雲胸口沈甸甸。雙手掩上臉,後悔今晚的好奇窺探。 接下來幾天,趙雲突來的忙碌讓馬超幾乎確定了那天晚上的人就是趙雲。像是刻意要躲避般,馬超苦苦遇不到兩人可以單獨說話的機會。 其實,那天晚上之後,馬超想緊緊擁著趙雲。確定自己現在擁有的幸福,確定自己現在的歸屬。但是趙雲那不自然的閃躲,讓馬超的心直往下沈,一個人更是氣悶。 不期然,兩人單獨在長廊轉角處相遇。馬超掩不住欣喜,臉上堆滿了笑容,熱情地打招呼。而趙雲只是繃緊了臉,朝他微微點一下頭,就快步通過。 擦身而過的瞬間,馬超斂起笑容的失望和怒氣,連同想到那天晚上的沈重笑容更是逼得趙雲想落荒而逃。 走沒幾步,被馬超大力拉往走廊角落。 「子龍,那天晚上穿斗蓬的人是你吧。為什麼從那時後開始你要躲著我?」馬超百思不解,不過是和自己的族人喝酒,趙雲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 被夾在馬超和廊柱中間,近距離下看見馬超微怒的雙瞳裡閃著微微碧藍,趙雲狠下心別過頭,在明知道這樣會更傷了馬超的情況下。「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連看都不想看自己一眼嗎?馬超抓著趙雲肩膀的手不自覺使上了力。 「為什麼背負著一族命運的你還能那樣對著我笑?」 一時之間,馬超愣住了。再次開口時,乾澀的喉嚨發出自己都認不得的聲音。「不然呢?我該擺著悲情復仇者的臉,成天要找曹操拼命嗎?就只剩下那些族人了啊。我不領著他們往前看,難道要帶著他們走向滅絕一途?」 聽到馬超的話,趙雲開始驚慌。「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孟起、我……」 第一次,馬超主動放開趙雲,頭也不回地離開趙雲的視線。 少了馬超的緊抓,雙腳支撐不住全身的重量。趙雲癱坐在地上,空洞地看著廊外晴朗得刺眼的萬里無雲。 (待續) ---------------------- 非常時期一直想寫文 真是糟糕 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