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熟男大好....這邊其實只是倉庫。
  • 182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三國]跌打藥的使用方法

曹操已經個把月沒看到夏侯惇。 異常的連月大雨阻礙了軍糧補給品的運送,使夏侯惇所率領的前線陷入膠著。 後來也因為利用已被雨水沖刷鬆軟的坡地,夏侯惇冒險率領騎兵夾帶著滾落的砂石樹木,擊敗鬆懈的敵兵,贏了場漂亮的險仗。 回許昌後,一眾將領受邀去丞相府參加慶功酒宴,結束後,此役的主大將夏侯惇自然而然地留下來「過夜」。 說個把月以來不掛心是騙人的。趁著微醺的酒意,一入到曹操房裡,兩人就緊緊相擁。 迫不及待地索求,沒片刻,兩人就近乎全裸地在床上,夏侯惇卻突然開口了。 「呃,阿瞞…」 「嗯?」 「你房裡有什麼藥膏嗎?」 「怎麼?」 「我、我怕傷了你,所以想先……」 「不用這麼婆婆媽媽。」邊說,曹操努力吻著夏侯惇要引回他的注意力,手甚至伸到了他的下身。 「可是我怕你明早又不好下床。」想到上次的情形,夏侯惇臉開始紅。就算明知道兩人片刻都不想等,夏侯惇還是很堅持。 「好吧,你堅持得話。床邊五斗櫃裡有幾罐藥膏,你自己挑著用。」 夏侯惇一腳跨下床,伸長了手在五斗櫃中一陣摸索。摸到一個瓷盒,打開黑色盒蓋,沒多想,就從裡面挖了一坨藥膏。 冰涼的藥膏觸上幽門的瞬間,曹操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先是一指。夏侯惇沾滿藥膏的食指探入曹操的幽門,接著中指也緩緩伸入。兩隻手指輕輕轉動著交互蠕動,確保藥膏能好好地塗在幽門內。曹操靜靜地任由夏侯惇擺佈,只是從鼻孔輕輕「哼」一聲。 比起上回的乾澀,有潤滑的感覺果然好多了。但也許是藥膏的關係,幽門處透著一股異常的冰涼感。曹操沒更多的理性去細想,夏侯惇二指的蠕動暫去他大部分的感官,腰難耐的輕輕扭動,全身叫囂著對情慾的渴求。嘴裡的呼吸早已紊亂,呻吟幾乎不受控制要衝口而出。 夏侯惇終於抽出手,火熱的分身馬上頂住幽門口。兩手架著曹操的雙腿,喘著氣問:「可以了嗎?」 「嗯。」 幾乎是點頭的同時,夏侯惇的堅實一舉侵入。 藥膏的潤滑下夏侯惇一下就挺入了深處。內壁的冰涼更強烈地感受到夏侯惇分身的火熱,極端的二重刺激幾乎要讓曹操放縱大叫。 實際上,他也確實地叫出口了,卻是二人一時反應不過來的曖昧喘吟。雖說是比不上女子的聲音細軟誘人,但令聞者臉紅耳赤的程度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意識到剛剛的聲音是出自自己時,曹操覺得連耳垂都是一片熱。用手掩住了臉,不想去看夏侯惇的表情。 夏侯惇比曹操慢了好一會才意識過來,忍不住笑出聲。 曹操放下手,揪住夏侯惇的脖子猛然拉向自己,近距離惡狠狠地盯住他。「你笑什麼。到底還要不要做下去。」 難得看到曹操也會困窘,夏侯惇順勢低下頭吻著曹操。「當然要,難道你想喊停嗎?」 「哼!」曹操別過頭躲著夏侯惇,刻意忽略夏侯惇還在自己體內的事實。 「呃…其實我喜歡你的聲音,表示我有讓你享受到。」夏侯惇繼續輕吻著曹操,努力要回到狀況。「阿瞞,讓我聽聽你的聲音好嗎?」 「那也要看你本事夠不夠。」 沒有多言,夏侯惇重新架起曹操的雙腿,繼續被中斷的動作。 稍稍退出又再次挺入,幾下進出後曹操覺得越來越熱,特別是交合的地方。勝過以往的火熱,內壁熱辣辣到有點麻痛,燒灼著腦袋融成一片,再也壓抑不住愛欲呻吟。夏侯惇也迷失在慾海之中,腰部狠狠地挺進,嘴裡也溢出低喘。 灼熱到曹操覺得有點不對勁,「元讓,停一下。」喘著氣推拒著夏侯惇的胸膛,但在這關頭都只是軟弱的無謂。停不下的情慾持續延燒,直到另一股灼熱撒在曹操體內。 夏侯惇退開身子仰躺在一邊,緊緊擁住曹操。還止不住的劇烈心跳和呼吸留有方才的餘韻。 但曹操還是覺得自己體內兀自熱辣辣。「元讓,我覺得今天好像特別熱。」 夏侯惇困窘地發現自己的分身也因為莫名的熱辣還有些硬挺。「嗯。」隨口應了聲,想悄悄退開曹操的身子些掩飾尷尬,但兩人緊緊相擁的情況下,怎麼可能不被發現。 曹操沈著聲問:「元讓,你剛剛給我塗的是什麼藥膏?」 「唔,好像是裝在黑色瓷盒裡的。怎麼了?那藥有危險?」夏侯惇也開始覺得不對勁,緊張了起來。 「不,不是什麼危險的藥。」曹操現在不知道現在該氣還是該笑。「那只是一般的跌打藥膏。」 「嗯。」沒有危險就好。跌打藥膏夏侯惇當然知道,剛塗上時會感到一陣冰涼以陣痛,然後慢慢推拿揉搓塗上藥的傷部會變得熱辣以消腫。雖然發熱的時候有點刺激,但消腫效果很好,所以……所以……夏侯惇又滲出了一身汗。 「對不起,我…我……」 「說不出話來就別說了。」 「現在怎麼辦?還熱嗎?」慌慌張張地直覺想幫曹操把藥膏抹掉。 「別動!」察覺到直腸子的夏侯惇的企圖,曹操趕忙制止。那混蛋以為剛才他是把藥抹在哪裡,是想火上加油嗎?曹操現在只想靜待熱辣的效果過去。其實,現在夏侯惇的分身也熱辣辣,不比自己好過到哪去吧? 閉著眼忍受,連夏侯惇離了床都懶得理。在灼熱的折磨中,忽然一片沁涼輕拭著自己的腿間。 夏侯惇到屋外打了盆井水回來,沾濕了布巾努力要幫曹操消熱。 「有好些嗎?」 「嗯。」 換過另一條也沾濕的布巾,夏侯惇抬起曹操的腰,頭給他帶著歉疚的苦笑。「忍一下。」 濕涼的布巾仔細擦拭幽門內殘餘的跌打藥膏,曹操忍不住想感謝眼前這個他上一刻還在暗罵的笨拙男人。 沒著灼熱的折磨,曹操累得只想好好睡一覺,剩下的善後都任他墜入五里霧中。 清醒時,看到的是晨光中夏侯惇端著兩人的早膳回到房裡來。 「阿瞞,早。」 「早。」 看著曹操不動聲色吃著早飯,話也異常地少,夏侯惇覺得渾身不自在。 「昨晚…真的是我太魯莽了,對不起。」放下碗筷,夏侯惇深深低下頭賠罪。 「算啦,你的出發點也是為了我著想。」曹操漫不在意地又挾了一口菜進碗裡。「也託跌打藥的福,昨晚進行得很順利,今早我的下身也不痠痛,真的是很『有效』的藥。」 曹操滿意地看著夏侯惇低垂的髮絲裡耳根開始發紅。 「元讓,看著我。」 「是。」夏侯惇抬起頭,看到曹操一臉正經也緊繃起了臉。 「下次,」曹操順手挾塊肉進夏侯惇碗裡。「我會準備好你『專用』的藥膏。」 「阿瞞!」 曹操更滿意地看到夏侯惇連脖子都紅了,真是個愉快的早晨。 ------------------------ 每次結尾都要讓曹操玩弄一下夏侯惇..... 總覺得這種相處方式是他們兩人的拉布方式 靈感來自看到有人網誌說不小心薄荷膏塗到眼睛的悲慘故事 (完全不一樣好嗎?) 我很享受篇名的惡搞 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